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905|回复: 1

卫河,孕育大名历史辉煌的母亲河

[复制链接]

952

主题

2

好友

789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8-29 08:41
  • 签到天数: 12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3-27 22:58: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名 于 2015-3-29 21:43 编辑

    卫河,孕育大名历史辉煌的母亲河
    作者  王俊法  
           交通是一个地区发展繁荣的必备条件,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回首大名历史,同样如此。大名立县于西汉,置州于北周,称雄于大唐,强悍于五代,鼎盛于北宋,金、元、明、清几朝,虽然稍逊风骚,仍不失为河北大府,其原因绝非偶然。有人研证,大名昔日之辉煌,很大程度得益于流经大名的一条重要航道——京杭大运河中段的卫河,本人亦以为然。正是这条流淌了两千余年的古老河流,孕育出黄河北部一座享誉中外的重要历史名城——大名府。
    一、卫河溯源
           大名县位于河北平原南部,自古境内多河流。故黄河、马颊河、卫河、漳河以及屯氏河、雕马河、沙河、硝河、洪涯江(红雁江)等多条河流,曾于不同历史时期流经大名县境。随着岁月的流逝,现在这些河流有的早已不辨所在,如雕马河、沙河、硝河等;有的故道犹存,不见河床,如故黄河、屯氏河、洪涯江(红雁江)等;也有的多年枯涸,河床变窄,如马颊河;还有的成为季节河,如卫河、漳河等。其中的漳河,流经大名时间最早、最长,但因其水流浑浊多沙,常常造成河床淤塞,故而历史上给中下游地区包括大名造成的灾害也最多、最大。而卫河,虽然在历史上也多次给沿岸百姓带来灾难,但因其水流舒缓,水质清甜,较之于漳河,更多的是赐予上下游诸多舟楫之利,为沿岸农业提供无尽灌溉之便。特别是隋炀帝成功开凿卫运河(时称永济渠),使之成为京杭大运河的重要航段后,卫河在历史上所发挥的作用就更为重要,也更为广泛,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交通线之一。也正因为如此,卫河这条古老的水上交通线,成为大名发祥的生命河、母亲河,孕育和造就了大名历史上的灿烂辉煌。
          卫河发源于太行山南麓的河南省辉县市苏门山,由淇河、安阳河、汤河等十余条支流汇集而成,合河以下干流长283公里。流经河南省新乡市、浚县、滑县、汤阴、内黄、清丰、南乐,河北省魏县、大名、馆陶,山东省冠县,于徐万仓处与漳河汇流,流域面积15830平方公里。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卫河一直是华北平原的重要内河航道。
          卫河历史悠久,因其发源于春秋卫国之地而名,原系黄河故道。汉魏以前,卫河上游称为清水,即今河南卫辉市以上的卫河。《水经卷九·清水》: “清水出河内修武县(位今河南修武县)之北黑山(今河南省辉县市白鹿山东),东北过获嘉县北(今河南获嘉县),又东过汲县北(今河南卫辉市西南二十里汲城),又东入于河(故黄河)”。《水经》又说,“淇水出河内隆虑县西大号山”,“东过内黄县南为白沟,屈(屈:转弯)从县东北,与洹水合。”郦道元注:“洹水从西南来注之。又北迳问亭东,即魏界也。”《水经》:“又东过馆陶县北”。这就是时称清水的卫河自源头至馆陶的大致所经,可以看出,其流向古今大致相同。
          汉魏以后称白沟。《方舆纪要卷十六·北直七》浚县“枋头城”条:“汉建安九年(204年),曹操攻袁尚围邺,于淇水口下大枋木成堰,遏淇水东入白沟以通粮道,……”《水经注》:“曹公开白沟,遏水北注,方复故渎矣。”因为北魏时期清水已不入黄河,而成为白沟(卫河)支流,所以郦道元注文作此修正。从此,上起堤堰(即曹操筑堰处),下至威县(今河北威县)清河,皆称为白沟,而清水之名渐失。
          隋唐时称永济渠。隋大业四年(608年),隋炀帝征发河北诸郡民夫百余万开凿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河,北通涿郡(治所在蓟县,今北京城西南)。”(《隋书·炀帝上》) 其中,故道自今河南武陟县沁水东岸至卫辉市一段用沁水支流;自卫辉市至天津市一段,用清水下接淇水(白沟)、顿氏河、清河,与现在的卫河流向也大致相同。自此,永济渠上承江南水网,下接邗沟,成为京杭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南北交通的大动脉。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制定了改造京杭运河的计划,大运河的主要河段——卫河(永济渠),成为“南水北调”工程东线的重要通道。
          北宋后永济渠通称为御河,永济渠之名渐失。宋元时期专指今河北、河南境内的卫河。元明时期,又因其上游所流经处多在春秋时的卫国,所以御河又改称卫河,经流至今。

    二、卫运河与大名府(魏州)
           隋炀帝倾全国之力开凿的大运河,对后世,无论是从政治上、军事上,还是从经济和社会发展上,都发挥了巨大作用。它加强了隋之后历朝历代的国都(如洛阳、长安、开封、北京)与东南富庶地区的联系,黄河下游和江淮地区的粮食、物品通过运河转送到北方,巩固了国防。唐朝政权之所以会维持得长久,之所以会出现李世民的“大唐盛世”,北宋城市经济之所以会快速发展,以及清朝的“康乾盛世”等,无不受益于大运河。明、清两朝,统治者在淮安府专门设立漕运总督,在各主要口岸设立分支机构,负责漕运事宜。有资料显示,在海运和现代陆路交通兴起以前,京杭大运河的货物运输量一般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三。但是,一项造福后人的巨大工程为什么成了隋朝灭亡的导火索呢?我们知道,隋炀帝开凿运河并非是要真正的为百姓建造什么“政绩工程”,而是要藉此输运兵力、粮草,北伐高丽,维护自己的封建统治,同时方便自己南北出巡、享乐。由于工程耗费巨大,百姓不堪重负;而且在实施当中,手段残暴,完全不顾百姓死活,同时在其他方面对百姓苛索无度,以致百姓怨声载道,烽烟四起,最终导致隋朝灭亡。这是隋炀帝所始料未及的。
          作为大运河宏伟工程之一的卫运河,由西南而东北贯穿大名全境。勤劳而又智慧的大名人民,除了引用卫河水灌田,发展农业生产,还充分利用其提供的漕运之便,加强同各地的经济和文化往来。大名的农经商贸业得到快速发展,政治和社会地位不断攀升,因此,在黄河以北、卫河沿岸,逐渐形成了独特而又深厚的大名府文化,享誉华夏的历史名城——大名府,也由此诞生。
          慕容暐建熙元年(360年),前燕分元城置贵乡县,不久撤销。孝静帝天平二年(535年),东魏(后魏)复置贵乡县,治赵城。周建德七年(578年),因赵城地势低洼,县城迁到东南三十里处的孔思集寺(今河北大名县大街乡大街村)。这里东距故沙麓山十余里,距古黄河也只有三、四里,有着独特的交通优势。周静帝大象二年(580年),后周于贵乡县建魏州。隋炀帝大业四年(608年)开凿的永济渠,恰恰经由魏州城东,魏州的交通枢纽地位愈加彰显,唐代的魏州已经是河北平原南部的最大城市。《全唐文》卷四四〇封演《魏州开元寺新建三门楼碑》:“河朔之州,魏为大。”同书卷八五懿宗《册魏王佾(yì)文》:魏州,“河外名都。”唐武德四年(621年),朝廷在魏州设总管府,龙朔二年(662年),又设大都督府。唐开元二十八年(740年),魏州刺史卢晖引永济渠水至魏州城西,穿过魏州城,注入魏桥,历史上称其为西渠。西渠之称,大抵是相对流过魏州之东南面的永济渠主航道而言。魏州的官府和商人在西渠沿岸建楼房一百余间,储藏由江、淮运来的货物。到唐中期,魏州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集商贸、文化、旅游为一体的大都市,经济发达,物业昌盛,文化繁荣。唐代著名大诗人李白曾遨游至此,写下《魏郡别苏少府北游》一诗。唐开元、天宝年间,黄河以北中南部地区桑树遍野,户户机杼(zhù织布机的梭),丝织业非常发达。魏州盛产绢、丝、绵、絁(shī,粗绸)、绸,其中绢和绸均为朝廷贡品。《新唐书》记载,唐天宝年间(公元742——755),魏州人口接近110万,为河北道人口最多的州。广德元年,设魏博节度使镇守于此后,魏州又成为河北地区的军事重镇。到五代晋,“魏博六州人口为天下之半”;“邺都繁富为天下之冠”。可见,时称魏州的大名,人口之盛、地域之广、经济之发达,堪为黄河以北地区首指。北宋崇宁年间(1102——1106),因政区变化、自然灾害和战争等原因,大名府人口相对减少,为56.89万人,但此时北宋全国人口也只是4532万,国都开封也只有44万,大名府人口占全国的百分之一,比开封多出了12万。
           大名县城东北三十五里卫河东岸有个千年古镇——小滩镇,就是现在的金滩镇,自元以来为卫河漕运转输要道。大名人民靠着这得天独厚的码头,把本地特产如花生、白油、鸡蛋、瓜子、米、麦、豆、谷等农副产品销往各地;又把各地转输的货物采购上岸,运往大名府城及周边的东昌府(今山东聊城市)、广平府(治今河北永年县广府镇)等地。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朝廷在小滩镇设置巡检司,1558年,又置税课司。之前,派驻官员,专门负责办理河南漕粮的转兑,并将河南漕粮在这里装船运往北京,大大推动了大名同京都及祖国各地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航运繁忙时节,过往金滩镇的商船每天有二、三百艘。到二十世纪初,金滩镇已成为河北地区闻名遐迩的一个商业名镇。
          永济渠(卫河)优越的航运优势,不仅促进了大名经济、社会的繁荣和发展,也一步步提升了大名的政治地位。自后周在大名(时为贵乡县)置魏州,到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魏州已领辖贵乡、昌乐(今河南南乐)、元城、莘县、魏县、冠氏(今山东冠县)、馆陶等十三个县。同年,唐高祖在魏州设总管府,统领魏、黎、澶、莘、毛五州。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分全国为十五道,河北道治魏州,辖境相当今北京、天津二市及河北、辽宁大部,河南、山东古黄河以北地区。广德元年(763年),魏州置魏博节度使,较长期领有魏(今大名)、博(今山东聊城市)、卫(今河南卫辉市)、相(今河南安阳市)、贝(今河北清河县境内)、澶(今河南濮阳市)等六州,辖境相当今山东武城、高唐、聊城、莘县以西,河北清河、威县、长安、临漳以东,河南新乡、浚县、清丰以北地区。唐僖宗文德元年(公元888年),魏博节度使乐彦贞征调辖区六州百姓,沿魏州城西的河门旧堤扩筑罗城,至此,魏州城扩大到方圆八十里。后周同光元年(公元923年)四月,晋王李存勖在魏州称帝,国号大唐,升魏州为东京兴唐府,大名在历史上第一次有了国都的地位。同光三年(公元925年),后唐迁都洛阳,改东京为邺都,兴唐府仍为后唐的陪都。晋天福元年(936年),兴唐府改广晋府。乾祐元年(948年),后汉改广晋府为大名府,“大名府”的称谓正式载入皇家史册。咸平二年(公元999年),契丹入侵中原。宋真宗驻跸大名,身披铠甲,亲自指挥大军作战。景德三年(公元1006年),朝廷派寇准主持天雄军,天雄军是大名府的别称。契丹使者曾探问寇准:“您极富德望,为何不在中书省供职?”寇准回答:“朝中无事,而大名乃‘北门锁钥’,非我镇守不可。”契丹因此知道北宋早有防备,未敢轻易用兵。庆历二年,即公元1042年,为了防范北部契丹部族的入侵,宋仁宗采纳吕夷简的建议,决定把大名府建为北京。从此,大名在历史上的政治和社会地位达到顶峰。

    三、卫运河的启示
    ——交通线是生命线,大交通孕育大发展
           如果说,隋炀帝凿通永济渠,首开南北长距离水上航运之先河;那么,秦始皇修筑驰道,则是中国古代大规模的道路建设。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在全国实行了一系列重大改革,其中有一项为“车同轨”(《史记·秦始皇本纪》)。其含义:一是道路“同轨”,即统一全国道路建设标准;二是道路交通工具“同轨”,即规范全国畜力车制作标准。在实施道路建设“同轨”的过程中,秦王朝在全国大力修筑驰道,初步形成了以京都咸阳为中心向四方辐射、并将全国各郡和重要城市连通起来的道路交通网络。《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二十七年(公元前220年)“治驰道”。所谓驰道,通俗讲,就是车马大道,或称“高速”车马道,包括了皇帝专用道和官民公用道两个部分。《汉书·贾山传》描述:秦“为驰道于天下,东穷燕齐(今河北省、山东省广大地区),南极吴楚(今江苏省、安徽省和湖北省),江湖之上,濒海之观毕至。”其标准是“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 ①。即驰道路面宽五十步,且每隔三丈植一株青松,以为行道树。如此宽广且“标准化”的驰道,将中国古代道路修筑技术推进到一个极高的水平。但此时陆路交通工具依然简单、落后,只有骡马大车和肩扛人挑,不仅运输速度慢,运输量小,而且费用和消耗也大。所以,到了隋朝,统治者为了战争和供应首都的需要,又大搞漕运工程。隋文帝杨坚于开皇四年(584年)派宇文恺率水工修广通渠,引淮水自大兴城(即长安,今西安市)至潼关三百余里。为了统一江南,开皇七年(587年)又在扬州开山阳渎以通漕运。南起江都县的扬子津(今扬州南),北至山阳(今淮安),长约三百里,将长江和黄河沟通,就是常说的江南水网。隋文帝死后,隋炀帝更大规模地发展水路交通:开挖永济渠,并将通济渠、邗沟、永济渠及江南水网四水连通,形成了全长近两千公里的南北大运河。大运河全线开通后,大宗的货物运输就转向水路,人们出门远行往往也是乘坐舟船。后来,随着社会进步,陆路交通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除驰道外,中央与地方、地方与地方之间,出现又一种道路模式——驿道。这是官方修筑的通行传车、驿马的大道。各府、州、县于驿道旁设驿站,为过往驿使(信使)和官员提供食宿;驿站还备有传车(驿车)、驿马,供驿使(信使)和官员中途换乘。驿道、驿站、驿马、传车,构成古时官方基本的陆路交通服务链条。
           毋庸置疑,无论是秦始皇修驰道、驿道,隋炀帝开永济渠,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维护和巩固封建统治。但是,这些水陆工程客观上也使得民间受益,大大方便了社会物资、商贸和文化交流,方便了百姓生产、生活,因而促进了经济发展,推动了社会进步。从这个角度,我们也可以把大运河(永济渠)、驰道、驿道等算作封建统治者的“政绩工程”。而且,随着社会向前发展,“政绩”的功能愈来愈突出。从历史到今天,大江大河沿岸、铁路、公路周边,经济发展往往比其他地方要快、要好,或者说大中城市往往集中在江河沿岸、大铁路沿边,这都证明了交通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巨大带动力量。大名府的崛起和振兴,也是如此。
    在唐朝以前,大名境内就有永济渠南北贯通;到了唐、宋时期,大名府城四面不仅有永济渠水环通,还有四通八达的驿道,特别是有直通北宋都城汴京的驿道。据北宋《元丰九域志》记载,大名府南至汴京(今河南开封市)、澶州(今河南濮阳),西南至相州(今河南安阳市)、磁州(今河北磁县),北至洺州(今河北永年)、恩州(今河北清河),东至博州(今山东聊城市),都有宽敞的驿道相连。
          但是,南宋以后,大名的地望逐渐由顶峰一步步衰落。究其原因,一是政治方面。北宋末年,金兵入侵,南宋朝廷偏安杭州一隅,黄河以北尽沦于敌手,大名“北京”之冠自然脱落。虽然南宋之初大名做了几天“大齐”国都,金人统治时期置大名府路,元朝时期置大名路,明清时期大名仍位列京畿八府,但因远离国都,其政治影响力再难与昔日相比。到了清朝,清政府在大名设三省总督、直隶总督府,政治地位一度加强,但时隔不久相继裁撤。到了民国,撤府裁道,大名沦为一县之治,政治优势完全化为乌有。第二,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名西部陆路交通迅猛发展起来,褫夺了卫河航运的绝对地位,大名渐渐的被“冷落”,被“边缘化”。民国初期,津浦铁路建成营运,旅客出行、货物运输逐渐趋向铁路,卫河航运渐趋一般。京汉铁路(北京至武汉)1906年修通,京广铁路1936年全线贯通,至此,卫河航运主导地位基本丧失,大名已完全失去了支撑政治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基本的交通条件。民国以后,大名境内先后修筑大名至邯郸、大名至馆陶、大名至龙王庙三条汽车路和大名至北京等条简易公路,1923年开始,又有民运汽车搞客、货运输,还有军用汽车通过,但是,这些公路设施比起西部运量极大的京汉大交通根本不成比例。日伪统治时期,大名境内战事频繁,县境公路尽遭破坏;卫河沿岸多处设卡,过往商民船户时常遭受日伪军欺辱和敲诈勒索,加之河道状况不好,卫河航运日趋萧条。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卫河航运得以恢复。1960年,河北省航运管理局在大名设龙王庙卫河航运管理站,加强了大名河段的航运管理。但到1965年以后,卫河水位一年年下降,因此常年停航。到1979年卫河大名段完全断航。卫河的断航,对大名来说,意味着千百年来赖之发展的卫河交通优势彻底丧失。
          交通线是生命线,大交通孕育大发展,这就是千年卫河航运留给大名人民最珍贵的启示。
    四、构建大交通,建设新大名
           交通线是生命线,大交通孕育大发展,这一点,还可从邯郸市及部分县市历史及现实的发展中得到印证。
    邯郸市于赵敬侯元年(公元前386年)开始成为赵国都城,历时 158年。秦时为邯郸郡治所,两汉时期又做赵国国都,曹魏以后开始衰落。直到1913年2月,邯郸还作为一县之治隶属大名道(清为大顺广道。民国前期称冀南道),受辖于大名。1945年分大名县置大名市,1946年析邯郸县置邯郸市,邯郸比大名建市还晚一年。1949年,大名、邯郸两市相继裁撤。可以说在这一时期,邯郸市与大名还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但是,自1952年邯郸市又正式恢复为县级市之后,情况就大不相同,无论从政治地位还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大名都被邯郸远远抛在后面,而且越拉越远,直至成为邯郸市辖治的一个经济穷县。主要原因就是京广铁路、107国道穿过邯郸,帮邯郸大忙;而卫河航运渐趋颓势,大名失去发展依托。还有邯郸周边的武安、永年、磁县,甚至临近的肥乡、临漳等,都因临近京广铁路、京珠高速和106国道,经济实力和社会发展远远跑到大名的前面。
    当然,大名比这些县市落后,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缺资源。大名只有粮食,没有矿产。西部的武安、涉县有的是铁矿和煤炭。国家实行改革开放,矿产资源税收远远大于粮食的收成价值。再就是没有很好地利用自己的历史文化。涉县、永年、邯郸、磁县、武安等县市早早打出文化和旅游品牌,如涉县的“一二九”红色文化和“娲皇宫”远古文化,永年的“广府太极文化”,邯郸的“黄粱梦文化”、临漳的建安文化,连武安市也巧妙地利用了“朝阳沟”文化。大名做过三朝国都、历代郡、府、路、道治地,清初置直隶、山东、河南三省总督。1923年在大名成立的河北第七师范,与保定二师并称河北两大革命摇篮,等等,特别是境内有过两座大名府城,而且明城保存至今……。这些,都是大名独有的资历和身价,是大名很好的文化和旅游资源,十分可惜,大名长期以来都没有很好地发掘和利用。
           2005年初,河北著名作家尧山壁先生慕名来大名采风,结果大失所望,因为眼前的大名与他心目中的大名差距太大。在他的想象中,“大名即便不如洛阳、开封般兴盛,也会有邯郸、邢台一样的好看”。《古道寻风识大名》一文,就是尧山壁先生真切的感受。文章指出,大名之所以失去昔日辉煌,“是时过境迁,大名落后在交通上。先是与京汉铁路失之交臂,被现代化甩在了一旁;后是卫河干涸,失去航运之便。京九铁路修建之后,又成为两条铁路之间的盲点。但是仅此一项,还不止如此。第二个是观念问题,文化观念、旅游观念落后。小看了自己,对自己的历史文化价值和旅游资源认识不足。解决了这些认识问题,打出了人文景观的品牌,大名的复兴就指日可待。”尧山壁先生这些精辟的分析和诚挚的期待,是很应该值得大名人民深思的!
          大名沉默了近百年,落后了近百年。但是,相对于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一百年只是短暂的一瞬间。时过境迁,峰回路转,步入二十一世纪,历史的机遇又选择了大名:2005年,河北省将大名确定为22个扩权县之一,2008年,邯郸市委、市政府适时提出振兴东部战略。“扩权县”和“振兴东部”两个大政方针的制定,为大名快速发展创造了优厚的政治条件。同时令大名人民欣喜的,是国家级高速公路——大广高速于2010年建成并开通,纵贯大名全境,并三处设站,“大名境内无高速”的境况成为历史。继之而来,是双向六车道的邯大高速公路于2011年初正式开工建设,可望于2013年竣工通车。届时,邯大高速作为青兰高速的一部分,将会揭开大名顺畅通海的崭新一页。与此同时,全长29公里的106国道大名段拓宽改造工程和全长32公里的215省道大修工程相继竣工通车,这些,都是大名人民克服种种困难、付出巨大艰辛在一两年间完成的。人们坚信,一纵一横贯通大名全境的大广高速和邯大高速,加之正在扩建的邯济铁路和已有的106国道和313、215省道,大名境内将形成三纵三横的大交通枢纽,大名交通落后的状况已经彻底改观。
          机遇来之不易,稍纵即逝。大名县委、县政府提出在十二五期间把大名建成冀鲁豫三省结合部中等城市,建成三省交界现代大交通枢纽。这是县委、县政府的施政壮举,也是大名基层干部群众的共识。如此大干两年、三年,甚至再长一些时间,大名就完全可能彻底摆脱自清末以来因失去卫河航运优势而造成的诸多被动,跻身为大交通的一个重要支点,进而带动大名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全面进步和发展,实现新一届县委、县政府提出的建设三省结合部中等城市的目标。
    (写于2010年7月,改于2011年12月,再改于2012年2月)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120

    主题

    1

    好友

    464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20 20:34
  • 签到天数: 20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4-30 16:39:00 |显示全部楼层
    棒极了!大手笔风范!
    涛声依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8-10-22 06:3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