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46|回复: 0

魏州、大名府城的变迁

[复制链接]

959

主题

2

好友

798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3 06: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12-2 10:08:34 |显示全部楼层

    魏州、大名府城的变迁
    魏州大名府城在历史上名气很大,曾、历经9个朝代,1042年。繁盛起于隋唐、声名扬于北宋,毁于明朝的一场洪水中。它的遗址,就在今大名县城东北5—25里处(今大街乡一带)。
    十六国时,前燕建熙元年(360年),将元城县(今大名)的一个乡—贵乡从元城县分离出来,建立贵乡县,县治设在孔思集寺(今大街乡一带)。同时建贵乡郡,郡治也在这座城。建熙中,贵乡郡、县俱废,县城降为村;南北朝时,东魏孝静帝天平二年(535年),分馆陶西部复置贵乡县,县治在古赵地。周建德七年(578年),因古赵城庳湿,移贵乡县治于贵乡废治的孔思集寺。北周大象二年(580年)在这里建起了魏州,州治、县治同廓,这座名城得以复生。
    隋朝时,大业元年(605年)将魏州改为武阳郡,郡治仍在这座名城里,管辖14个县。隋大运河使武阳郡成为连接南北交通的枢纽和中心,造就了它商业大都会的地位,武阳郡成为天下六雄之一。其后再改魏州,治所依旧,繁华延续。
    唐代后期,出现了历史上的“藩镇割据”时代。骄横跋扈的叛将们,联起手来闹藩独,洛阳以东的广大地区,成为事实上的独立王国。魏博镇首府在魏州城,是河北三个藩镇中最强大的一个,也是闹藩独的领头羊。魏博节度使田悦抗拒唐命,自称魏王,僭改魏州为大名府。此后,位于卫运河畔的大名府成了本区域7000年历史上继邯郸、邺城之后的第三个、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座中心城市。
    此时,魏州这座城池已经非常繁华,从内向外有皇城、罗城、大城三层,罗城周长40里,大城周长80里,河北道、魏州、魏郡的治所及总管府、大都督府、魏博节度使等先后设在此城,管辖、河北、河南、山东三省古黄河以北的广大地区,成为全国除京都长安和东都洛阳外的第三大城市,人口密集,超过百万。田承嗣、何进滔、罗弘信三大家族都先后据此城割据一方,总揽军、政、财大权,以皇帝规格行事。
    五代时(923年4月),后唐开国皇帝李存勖在大名府城筑坛祭天,登位称帝,国号为唐(后唐),年号同光,都名“东京”。12月迁都。降大名府为副都。这一时期,天雄军节度使、东京兴唐府、邺都广晋府、大名府的治所,都先后设在此城。
    北宋年间,机遇再一次垂爱了魏州大名府。
    契丹人在今北京东部的蓟县、通县和唐山一带集结重兵,伺机南侵。消息传到宋都汴梁,满朝文武有主张议和的,有主张迁都的,这时,丞相吕夷简站了出来说:应该建都大名,离着敌人近点儿,才能表现出皇上亲征的决心,威慑敌人。就这样,才有了以后的真宗亲征、澶渊之盟和北宋陪都大名府的辉煌历史。
    大名府作为北宋国都汴梁的北大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作为黄河北面一座军事重镇,掌控黄河以北的大片疆土,把守着南渡黄河的通道。宋真宗评说:“实当河麓,席盈之懿兆,冠千里之上腴,隐亚然北门,壮我中华。”
    于是,一座曾做过唐代魏州、五代后唐都城,做过后晋、后汉、后周陪都的大名府,就升格为北宋陪都,都名“北京”。国中便有了以开封府为东京、以河南府(今洛阳)为西京、以应天府(今商丘)为南京、以大名府为北京的“四京”。1006年,北宋名相寇准曾“知天雄军,镇守大名府”。
    宋朝陪都大名府的规划和建设日趋雄伟壮美:外城在原来80里的基础上收缩为48里,建有9门2座水关。宫城周长3里,建有3大门2小门。内有4殿7门楼,宫城外是左右4厢23坊,“其势略如都城”。这一时期,河北路、河北东路治所及安抚使均驻此城。
    从金到明,这片土地上先后变成总管府和大名府路,但已没有了当年作为陪都时的气度与雍容。那个辖11州5个军的陪都已经默默镶嵌在厚厚的城砖里,消失在无情的岁月中。
    南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金讹里朵攻陷大名,又过了两年,投降金兵的景州人刘豫被金立为儿皇帝,建都大名府。国号大齐,年号“阜昌”。大名府又做了国都,却多少带着屈辱。而在外族入侵面前,大名人民掀起了金朝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反抗起义。
    征服人心远非象征服一座城池那样容易。金人的经营并不长命,满打满算也不到百年的时光。1229年,成吉思汗凶悍的铁骑踏破大名城的平静,然而,百姓得以保全,并没有出现生灵涂炭的惨烈,人心悦服。1279年,设大名路总管府,辖三州五县。
    明建文三年(1401年),流经大名府及其附近区域大大小小的河流中,漳河水与卫河水的规模与气势可称第一,发起威来也是厉害无比。不幸正在那一年降临,这一年漳河的洪水暴发得格外猛烈,大名府城抵挡不住,堤防在一个惊心动魄的时刻溃决了。很短的时间内,大名府城便陷于一片汪洋之中。恣肆的河水淹没了民居,淹没了寺院,淹没了地表的一切。几百年的经营,一瞬间被湮没……
    “我为魏博人欲问,魏博事逝碣与碑。丰碑土蚀前朝字,楼台犹是古陪京。”后来清人感叹的诗句,带着淡淡的怅惘。他们眼中的大名府,已经不是北宋时莺歌燕舞的温柔乡,而是与蔓草、蓬草联系起来,成了诗人们的感怀地。
    金元以后,为路、为道、为府,虽为区域中心,但影响远不如从前。这座历史名城在1042年中,走过了从城邑到别都,从县治历州郡、而都城的自豪,也经历了从国之都城降落为道、为府、为县的无奈落寞。
    (罗楠)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9-3-25 10:23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