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18|回复: 0

张启揆:略论郭元振

[复制链接]

959

主题

2

好友

798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3 06: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12-12 14:15:57 |显示全部楼层

                                                                                    略论郭元振
                                                                                               张启揆
    郭元振名震,唐代魏州贵乡(今大名县)人,生于655年。他十八岁时举进士,作了通泉尉,后被武则天发现是个人才,擢他为左武卫铠曹参军。696年,与唐屡有战争的吐蕃忽然请和,条件是请唐罢安西四镇戍兵,并求分西突厥之地予它,武后一时拿不定主意,就派郭元振出使吐蕃觇其虚实。郭元振回朝后,立即上书武后指出吐蕃“求 罢兵割地,此乃利害之机,诚不可轻举措也”,同时又指出“吐蕃百姓疲于徭戍,早愿和亲;钦陵(吐蕃权臣)利于统兵专制,独不欲归款”(《资治通鉴》第6509页)。他向武后献策,每年都派和亲使去吐蕃,而钦凌又不答应,这样赞普就不高兴,吐蕃百姓也一定怨恨钦陵,结果吐蕃君臣必相猜忌,不战自乱。数年以后,果如郭元振所言,吐蕃发生内乱,钦陵被诛,钦陵之弟赞婆来降。武后更加赞尝郭元振的政治才能。
    701年,武后拜郭元振为凉州都督、陇右诸军大使。凉州是唐西北战略要地,西通安西四镇,北抵东突厥,南临吐蕃。因此倍受兵燹之苦,正如郭元振的《寒上》诗中所描述的:“久戍人将老,长征马不肥。仍闻九泉郡,已合数重围。”郭元振上任后,从两方面着手改变这种状况。首先努力加强凉州的防御力量,在凉州的硖口筑和戎城,以对付吐蕃,又在北边的沙漠中置白亭军,以防御东突厥。其次,十分重视发展凉州地区的生产,辟屯田,开水利,种稻植粟。治凉五年,积军粮支数十年”,使得凉州“牛羊被野”,“路不拾遗”,“夷夏畏慕”(《资治通鉴》第6558页) 吐蕃和东突厥都不敢加兵于凉州。
    706年,郭元振迁右骁卫将军,接受更艰巨的任务,任安西大都护。安西大都护管辖的地域更广阔,除了疏勒、于阗、龟兹、碎叶四镇和西突厥十姓之地外,还包括西域十六个附属国。而且这里民族众多,地处偏远,情况复杂,同时东突厥和吐蕃都有觊覦此地之心。 郭元振治安西五年,竭尽全力,施展他的政治才能,终于加强了唐在这一地区的统治,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和完整。
    711年,郭元振奉命还朝,初任太仆卿,后任过吏部尚书、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宰相)。713年郭元振协助李隆基诛杀太平公主,李隆基登基做皇帝(即唐玄宗),郭元振以功被封为代国公。关于郭元振这一时期的功绩,唐代大诗人杜甫曾这样称道:“定策神龙后,宫中翕淸廓。俄顷辨尊亲,指挥存顾托。群众有惭色,王室无削弱。迥士名臣上,丹青照台阁”(杜工部集》笫五卷《过郭代公故宅》)。不久,唐玄宗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翦除对自己有威胁的功臣,借口郭元振“军容不振”,要杀掉他,后赦其死罪流放新州。也就在这一年,郭元振郁愤而卒,终年58岁。
    纵观郭元振的一生,主要经历了武后、中宗、睿宗三朝。而这三朝恰恰是唐朝前期政治上最动乱的时期。由于政治上的不稳定,边塞的防务也相对削弱。而边塞地区恰恰又是我国各少数民族聚集的地区。在这种情况下,各民族随之有了变化,一部分民族继续忠实于唐,另一部分民族则乘机崛起,如东突厥和吐蕃,破坏了原来的友好关系,经常兴兵寻衅边庭,给唐中央政权造成了很大威胁,统一的国家有被肢解的危险。
    郭元振在当时群臣中可算是一位较淸醒、有远见的政治家。他在动乱的西北地区工作了十年,而他所任的凉州都督、安西大都护等职务又集当地军政大权于一身,这就使得他能在有限的权力之内,为维护国家的统一,促进西北地区各民族的团结做出一定的贡献。
    郭元振对当时的边塞形势有这样几点看法:一、他认为“国家之患,唯吐蕃与默啜(东突厥可汗名)耳”(《新唐书》第4361页)。他算把主要矛盾找到了。二、“善为国者,先料内以敌外,不贪外以害内,然后安平可保”(《新唐书》第4361页)。这是告诫当朝者不要无故兴兵侵扰别的民族。三、强调安西四镇对国家安全和完整的重要,“四镇本扼诸蕃 走集”,四镇如果失守,则西域道绝,甘、凉诸地也就大受威胁了。四、郭元振认为当时各民族与唐已经建立了牢固的思想上和政治上的联系,“四镇久附”,即使是吐蕃百姓也“咸愿和解”,这是应该珍惜的。以上这些看法,总的来说,基本上是符合事实的。郭元振在凉州和安西的种种军事和政治行动,都建立在这些看法的基础之上。
    我认为郭元振最大的功绩,还在于他在凉州和安西,较正确地对待西北各民族,恰当地处理了各民族间的纠纷。下面,我想重点地论述这个问题。
    民族问题从来都是最微妙、最敏感、最复杂的问题。从我国历史上看,凡是国家处在动乱的时期,民族问题也就尖锐地表现了出来。郭元振在凉州、安西十年,他是怎样处理民族问题的呢?归纳起来,他从四个方面做了努力。
    第一,信任他们。长期的民族压迫、民族纠纷和侮辱,造成了民族间的不信任和猜疑。在当时条件下,要改变这种状况是相当困难的。700年,青海吐谷浑部落酋长宣超,率该民族到凉、甘、瓜、沙等州请求内附。怎样处理吐谷浑部落呢?朝廷内意见分歧很大。以宰相张锡和右武卫大将军唐休璟等大臣为首,主张把宣超的部落拆开,分散到秦、陇、丰、灵等地方,目的是“令不得畔(叛)去”。这显然是对吐谷浑部落的不信任、猜疑和侮辱。如果付诸实现,吐谷浑复叛去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自汉至唐,少数民族求内附而得到如此不被信任的待遇,复又叛去的事例是曾有过的。新任凉州都督郭元振力排众议,反对这种重蹈历史權辙的错误主张。他上书朝廷,主张“当循其情,为之制也。当甘、肃、瓜、沙降者,即其所置之,因所投居,情易安,……顺其情,分其势,不扰于人”(《新唐书》第6228页)。 也就是说,应当信任他们,相信他们内附的诚意,不要硬性把他们分散,迁往内地,这样他们就会安心,也就不会产生异心了。朝廷考虑后接受了郭元振的建议,果然吐谷浑部落在凉州境内安居了下来,以后也没有发生叛去的事件。以后,郭元振在安西处理民族问题中,也始终把“信任”作为基本的出发点。
    第二,尊重他们。706年,郭元振就任安西大都护,品级是从二品,与宰相同级,权力大,地位高。照常规,安西大都护到任,各部落酋长、小国之君,是应“郊迎”面谒的。 如高宗时裴行俭至西州,“诸蕃郊迎”。可是郭元振却不以朝廷大臣自居,傲视西域各民族君臣。他到达安西后,立即亲往西突厥的一个强大部落突骑施索葛莫贺部,主动“即牙帐”拜谒突骑施酋长乌质勒,并同他商讨大事。这不仅表现了郭元振谦逊豁达的政治家风度,更体现了他对乌质勒的尊重。但是事出意外,在会盟中,天骤降大雪,乌质勒酋长因年迈不胜寒,会议刚罢就冻死了。乌质勒之子娑葛以为是郭元振设计害死了他的父亲,准备勒兵袭击他。这时,安西副都护解琬劝郭元振连夜逃走。郭元振不听,第二天,他“素服往吊” “进至其帐,佾吊赠礼,哭甚哀,为留数十日助丧事”(《新唐书》第4363页)。郭元振这种光明磊落、赤诚以待的精神,大大消除了娑葛的猜疑和怨恨。不久,郭元振又奏请朝廷认可娑葛袭其父职温鹿州都督、怀德郡王,更使娑葛深为感动。于是娑葛“更遣使献马五千、 驼二百、牛羊十余万”,以表示自己对朝廷的忠诚。历史上大凡汉族驻少数民族居住地的朝廷大臣,都有一种优越感,歧视少数民族,不尊重他们,甚至以统治者、征服者自居,专横拔扈,不可一世。结果激化了民族间的矛盾,甚至兴兵动武,危害国家安宁。远的不说,郭元振的后继者杜暹就是一个例子。726年,杜暹为安西都护,西突厥突骑施苏禄可汗之妻交河公主,遗牙官贩马到安西去卖。使者致公主教于都护杜通。“暹怒曰:‘阿史那女何得宣教于我!’杖其使者,留不遣;马经雪死尽。”(《资治通鉴》第6775页)。这种骄横的行为,同郭元振成了鲜明的对照,当然激怒了突骑施可汗苏禄。于是苏禄发兵包围安西四镇,幸亏杜暹已经回朝,才没被活捉, 但是闹得安西地区数月不宁,生产和防务都遭到极大的破坏。
    第三、适当让步。自高宗显庆年间大将苏定方灭西突厥贺鲁可汗后,西突厥十姓已经散离,阿史那氏贵族也已衰落,谁也不再承认可汗子孙的世袭地位。当时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谁只要有号召力,能招集散离的部落,并得到他们的拥戴,谁就可以自称可汗。可是武后等历届朝廷无视西突厥这个现实,一而再,再而三地任命过去的可汗子孙为可汗。685年,武后任命可汗之子元庆为兴昔亡可汗,押五咄陆部落;686年,武后又任命斛瑟罗为继往绝可汗,押五弩夫毕部落;702年,武后再册命元庆之子阿史那献为兴昔亡可汗;704年,又册命斛瑟罗之子阿史那怀道为十姓可汗;708年,中宗又以阿史那献为十姓可汗。其结果如何呢?正如郭元振在奏折中所说的,往四镇以他匐十姓不安,请册元庆为可汗,不意能招胁得十姓, 却令元庆没贼,四镇尽沦。顷年,忠节请斛瑟罗及怀道俱为可汗,亦不能招胁十姓,却遣碎叶数年被围,兵士饥馁。又吐蕃顷年亦册佞子及仆罗(俀子,元庆之兄;仆罗,元庆之叔,俱为可汗子孙—作者注)并拔布相次为可汗,亦不能招十姓,皆自磨灭”(《旧密书》3046页) 。这是什么原因呢?郭元振进一步分析道:此等子孙非有惠下之才,恩义素绝,故人心不归。来者既不能招携,唯与四镇却生疮痏,则知册可汗子孙,亦未获招胁十姓之算也。”(《旧唐书》3046页)与以上这些可汗子孙相反,斛瑟罗的隶域莫贺达干乌质勒,不象斛瑟罗那样“用刑残酷,诸部不服”,而是“能抚下,有威信,诸胡顺附,帐落寖盛”,“尽并斛瑟罗地”。可是当时当时朝廷无视这一既成事实,并不任命乌质勒为可汗,而仅封他为怀德郡王。为什么当时朝廷要这样处置呢?仅仅只因为斛瑟罗等是“可汗旧种”,而乌质勒却不是可汗子孙。既不考虑斛瑟罗等是否有能力抚御十姓,也不了解他们是否得到西突厥十姓各部的拥护。这显然是汉族的封建正统观念在作怪,完全不符合当时的西突厥情势,所以十姓各部不予接受。郭元振根据西突厥当前情况,要求朝廷在册命西突厥可汗时,”不必要次可汗子孙”,希望这个问题上作一些适当的让步和缓和,承认西突厥各部落所拥戴的人为可汗。经过几番周折之后,朝廷才不得不承认郭元振看法的正确,同意了他的建议,认可了乌质勒之子娑葛在西突厥的地位,册为十四姓可汗,才使“西土遂定” 。
    第三,处理纠纷公允。西突厥部落间发生了纠纷,郭元振能以“同家大计”为重,站在公允的立场上,帮助双方消除分歧,处理合情合理。707—708年,西突厥内部发生了一场纠纷。乌质勒有个部将叫阙啜,又名忠节,乌质勒死后,其子娑葛当立,而阙啜却不服娑葛的领导,“数相攻击”,并要求阿史那献回来作可汗。西突厥其它几个部落对阙啜的行为很不满。郭元振从稳定整个安西地区局势出发,经给双方调停之后,建议将娑葛和阙啜两人调开,令阙啜入朝宿卫,同时让他的部下也迁居瓜州和沙州之间。阙啜也同意,并动身前往长安。这场纠纷本来已经解决了。不料当阙啜走到播仙城时,遇到了安西经略使周以悌。周竟然唆使阙啜用重金贿赂宰相宗楚客和纪处纳,要求不入朝宿卫,并请发安西兵,招引吐蕃兵共同攻击娑葛。阙啜真的如此作了,并占据了于阗坎城。郭元振知情后连忙上书朝廷,指出问题的严重性,“恐四镇危机,将从此始”(《资治通鉴》第 6626页)。但朝廷全不理会,宗楚客等受贿后,完全偏袒阙啜一边,不仅派冯嘉宾持节安抚阙啜,又派牛师奖为安西副都护,代郭元振领廿、凉兵,甚至召吐蕃兵并力击娑葛。这样才惹恼了娑葛,分兵攻打安西、拨换、焉耆、疏勒,擒杀了阙啜、冯嘉宾等人,闹得安西四镇战火纷飞。娑葛派人送信给郭元振,请他转奏朝廷,说明原委,提出要求:“无仇于唐,而楚客等受阙啜金,欲加兵击我,故惧死而斗。且请斩楚客头”(《新唐书》第4365页)。当时郭元振拥兵在疏勒水上。他倾向娑葛,认为他受了冤屈,但不支持娑葛的错误和鲁蛮行动;更反对宗楚客和阙啜“忽国家大计”的误国行为,而且他距阙啜占领的于阗坎城较近,但却持重不轻易动武。郭元振再次上书朝廷,为娑葛申诉,没想到更使得“楚客 大怒,诬元振有异图,召将罪之”(《新唐书》第4365页)。后来还是已回朝中作监察御史的解琬,揭发了宗楚客贪金受贿的不法行为,睿宗没法了,转罪周以悌。复以郭元振为安西大都护,赦娑葛罪,册命为十四姓可汗,这场纠纷才算解决。
    由于郭元振在一系列民族问题上处理的成功,因为赢得了从凉州至安西各民族的尊重和爱戴。当711年郭元振任满奉命还朝时,竟出现了十分动人的送迎景象:“将行,安两酋长有騖面哭送者,旌节下玉门关,去凉州犹八百里,城中具壶浆欢迎,都督嗟叹以闻” (《新唐书》第4365页)。
    一个镇边的汉族大臣奉命还朝,沿途能受到各族人民如此隆重发自内心的惜别和欢送,这实在是一种无上的荣誉,也是对郭元振工作的最好评价。就我极有限的涉史范围而言,恐怕历史上还没有第二个汉族大臣能享受这样的崇高荣誉,受到如此的衷心拥戴吧?郭元振成功的奥秘在哪里?我以为,无非是在他任职中对各民族尊重了一点、信任了一点、事实求是了一点,如此而已,岂有他哉!因为郭元振毕竟只是一位封建地主阶级的政治家。然而,仅此而已,尚且得到各族人民如此的感恩戴德,铭刻在心,又可想见,历代其它许多镇边汉族官员又是怎样对待其他各民族的了。
    历史上对一个人的功绩往往出现扬抑失当的现象。譬如对郭元振,人们在评价他的时候,仅仅只记住了他有助玄宗定社稷的大功,而对他处理民族问题的成功却忽略了。本文前面所引的杜甫诗就是一个例子。当然我们不能苛求古人,杜甫写这首诗或许还有别的深意。我认为,姑且撇开郭元振别的功绩不论,仅就他处理民族问题的成功而言,就足可使他名垂青史了。因为他对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形成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直至今日,他的某些处理民族问题精神,仍可供我们借鉴和参考。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9-1-24 13:33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