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18|回复: 0

陈娘娘的传说

[复制链接]

959

主题

2

好友

798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3 06: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12-13 10:11:30 |显示全部楼层

    陈娘娘的传说
    今大名城东北二十几里,有一个村庄叫陈坟。您知道为啥叫陈坟吗?原来,这个小村在明朝嘉靖年间出过一个陈娘娘。这里不仅有她的坟墓,还流传着她不少的故事。
    陈娘娘小名叫陈莲,生下来不几岁就没了娘,她爹在大名城里开大粪场,哥嫂不管她的事,头上生了一头秃疮。不久小辫儿就掉光了,成了一个秃妮儿。因为没人料理她,整天鼻涕一把泪两行,肮脏死人,哥嫂黑眼不待见。别看她又秃又脏,但说话挺有灵气儿。
    她哥哥在家卖豆腐。白亮亮,嫩抖抖的豆腐,叫陈莲馋得直流口水。实在忍不住了,就向她哥哥说;“哥,叫我吃块豆腐吧!”
    哥哥说:“小妮子家,吃啥豆腐!馋得叫人笑话!”
    陈莲说:“真不叫我吃呀?好,你的豆腐没人要!”
    嘿,果然中了她的话。他哥推着豆腐车子转游了一天没发市儿。一天是这样,两天还是这样,哥哥急了。回到家把豆腐车子向她跟前一推说:“给你吃去!臭嘴!”
    “真叫我吃呀?”陈莲笑笑说:“真叫我吃你就好卖了。快去吧,今天傍晚你这车子豆腐还能卖完!”
    哥哥不信道:“天黑了,人家谁还要?”
    “叫你去,保准能卖完!”
    哥哥听了她的话,推着车子出了门,果然碰上个大买主,一车子豆腐全卖完了。哥哥没法儿,每天推车子出门前,总是先拉下一块儿给她吃。
    这下她嫂子可是磨眼里插捧棰—盛不下了,指着陈莲“秃妮”、“馋妮”,一个劲地骂。可是不叫陈莲吃豆腐就眼睁睁地卖不动。她嫂的肚皮气得喘儿嘣儿地响。   
    陈莲的嫂嫂可是面狠心毒的女人,常常虐待她,让她干又脏又累的活,吃残汤剩饭。
    每天夜里,嫂嫂还让陈莲起来磨豆腐,一磨就是两个时辰。陈莲累得实在顶不住,就扶住磨棍稍微打个盹,嫂嫂砰矶砰矶就是几巴掌。每到深夜,陈莲就对着与自己相依为命的两只大猫偷偷哭。后来两只大猫似乎有了灵性,每当陈莲夜间干活,它们都静卧一旁,将一只耳朵贴在地上,一有动静便“眯眯”地大叫一阵。陈莲惊醒后继续干活,嫂嫂来了免遭毒打。因此,陈莲对猫更加溺爱。自此,猫也留下了一个规矩:睡觉时,总是将一只耳朵贴在地上。
    陈莲十六岁时,对嫂嫂的虐待渐渐敢于反抗。陈家大门外有棵一腰粗的桑树。夏天枝叶茂密,遮天盖日。桑椹熟时,紫巍巍地挂满树头。一天干活饿了,陈莲爬上树去吃桑椹,嫂嫂看见便破口大骂:“秃妮呀,你不干活吃啥呀?你能喝西北风,能啃大庙钟,跑到天上当孙悟空,钻到洞里当老鼠精?”过了一会见陈莲没下来,气更大了,叉开双腿一手掐腰,一手指着骂:“你这个又丑又懒的秃妮呀,长得没一乎,都十六了还没个主儿(婆家)。就凭那秃子头,谁家敢要呀?”陈莲“嘿嘿”了两声说:“甭说谁不要我,鸡毛蒜皮的小户还攀不上我呢!”嫂嫂一听,更气得七窍生烟,满口直吐白沫:“哎呀呀,你占啥,又秃又麻、又丑又脏的,狗见了也要躲着走。”陈莲更加大口吃椹子,对嫂嫂的话毫不在意说:“秃就秃,秃子以后有大福,嫁给皇帝养皇姑。”“哎呀呀,说话也不嫌羞,不洒泡猫尿照照自己的形,真是拉住王母娘娘叫大姑—光想高门楼。”“恐怕你连想都不敢想呢!”于是陈莲两手摇晃着桑枝,用甜甜的歌喉唱道:“桑叶青,桑蛋黄,皇帝选我做娘娘!”她在树上,嫂嫂也无法可施,嘟嘟嚷嚷道;“秃小姐,你就是嫁给天皇老爷,我也不送你!”“可别说过头话,等我上轿时,非掐着你的脖子,踏着你的脊梁上不可!”跟嫂嫂吵了一场,陈莲不敢回家,便跑到城里找爹去了。
    后晌陈莲就到了大名城,找到爹,哭着把家里的情况诉说了一遍道:“爹,俺肚里饿得慌,想吃个烧饼。”她爹叹着气说:“哎,闺女,别难为我了,你看这大热天,屎克郎又多,大粪都被糟塌了,卖不了钱,咋着买烧饼?”陈莲说:“俺长这么大还没吃过嘴,给俺买个吧!”陈老汉看着女儿那副可怜样,不由得掉下泪来。心想这孩子够可怜的啦,老伴去世早,才落到这般光景。于是,摸了一阵,哆哆嗦嗦将几个铜钱给了她,陈莲吃过烧饼,高高兴兴地跟爹回到了粪场,一看,屎克郎满地黑乎乎的,真是多得要命,她拣起一根小棍来回拨动着,小声小气地说:“可恶的屎克郎,别再糟塌俺爹的大粪了,走吧,走吧,不听话,我就打死你们!”倒也怪,那些屎克郎都乖乖地张开翅膀飞走了。从那时起,大名城里的屎克郎几乎没有了,陈老汉的买卖也好多啦。此事曾轰动一时,传为佳话。
    时间又过了一年,正当陈莲十七岁时,嘉靖皇帝到了加冕的时候。接着是封宫立院,挑选娘娘。但所选美女都经不起大臣们参拜就夭亡了,嘉靖皇帝非常苦恼。一天,嘉靖皇帝将军师召到后宫,说是梦见娘娘的住处是在太阳刚刚升起时,明月高悬城东,二虎守门,龙风门前嘻戏,青罗伞遮盖门楼。接着把娘娘的身材、容貌细说一遍。军师让画工绘成图像,嘉靖皇帝简直看呆了,与梦中所见别无二样。良久又叹息地摆了摆头:“哎,天之大,不知娘娘居住何地?”军师深思片刻,眉头皱说;“早晨出了太阳,天色大明,此地乃是大名府;明月高悬城东,娘娘定是大名城东人氏。圣上,不知微臣所言可对?”嘉庆一听,龙颜大喜,连连点头。于是亲自手谕圣旨,选派新科状元冯玉文为钦差,前去大名府迎娶娘娘。
    冯玉文哪敢稍停,鸣炮九声便率领人马直奔大名城而来。大名府众官员在北城门迎钦差进了大名察院。冯玉文宣读圣旨,亮明来意,大名府知府、道台、镇台是又惊、又喜、又忙、又乱,大名城东每天都是车水马龙、人欢马叫、尘土飞扬。可是找来找去,连一个对上号的都没有。几天时间,冯玉文就被折腾得疲惫不堪,不由暗自疑惑:“娘娘果真出于大名城东吗?为什么总无音讯呢?这样我何日能回京交差?”
    一天,冯玉文亲自出去寻访。夕阳西坠时,来到陈李庄下马休息。发现正北有一人家,门口有棵一腰粗的桑树,遮天盖日,树下一条白蛇和一只芦花公鸡嘻戏玩耍,柴门两侧剑土墙上各卧一花猫。冯钦差一看喜出往外,忙命画工将此景画下。众人疑惑不解。冯玉文解释说:“山中兽王是老虎,平原地带猫比虎,虎猫一家嘛。二猫守门即二虎守门。鸡通常比作风,蛇便是龙。那粗大的桑叶茂盛,岂不象青罗伞!圣上梦中所见件件皆应也。”众官员听后,都频频点头称赞。冯玉文于是在图下写到:某年某月某日冯玉文见此情景。大名府众官员也跟着签名引为旁证。冯玉文将图收好,命人进门询问,小差回来禀报说:“这家姓陈,老汉叫陈德兴,有一个儿子,一个媳妇,还有一个女儿叫陈莲,年方十七。”“快将陈莲的哥哥叫来!”不多时,陈莲的哥哥出来叩头,冯钦差慌忙扶起道:“卑职奉旨为皇上选派娘娘,你妹妹全符合圣上手谕圣旨,已被选中,五日后令妹要随轿进京,快准备去吧!”陈莲的哥哥一听,好似晴天霹雳,连汗都吓出来了,忙说:“这、这,舍妹她恐怕、恐怕不……”冯玉文道:“哎,国舅爷,这真是难得的好事啊,还讨什么价呢?”立即拨银五百两,交于陈家做为聘礼。众官员上马扬场而去。
    陈莲的哥哥哭丧着脸,捧着银子回了家,媳妇一见惊喜地迎上来问:“哟,哪来的这么多银子?”说着就要接。陈莲哥一下子把银子扔在地上说:“这是聘礼,皇上要选娘娘,可陈莲她那样子……唉!”陈莲嫂这才知道银子扎手,忙问:“这,这可怎么办?”“什么怎么办?”说着话陈莲从厨屋里出来了。嫂嫂没好气地说:“皇上要你当娘娘了!”“真的?”陈莲一蹦老高,拉住哥哥转了三遭;“哥哥到时你要送我呀!”转身又对嫂子说;“嫂子我上轿时甭忘了让我喝米饭,抓黄豆!”“真不知轻重!”哥嫂说着,都回屋去了。
    陈莲可喜得一夜没睡着觉,搂着两只猫直亲;“小乖乖,到时进京,我也带上你们。”两只猫也似乎知道主人的心情,用那光滑的胡须直擦她的手背,用那润润的舌尖直舔她那因高兴而泛红的脸蛋。
    第二天,消息便很快传遍了全大名府。陈老汉正在担粪,一听此事,慌忙回家,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跟头,一进家门就连连摇头,不住地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陈莲拉住她爹坐下说:“爹,什么使不得,这不是天降的喜事吗?”陈老汉望着女儿高兴的样子,眼泪不由得掉下来,声音颤抖地说:“闺女,我知道你这几年受罪了,都怪你娘死得早。可在家孬好还能见个面,如你进京,皇上见了你那丑样子,甭说你难活成,恐怕咱一家人也得把命搭上。”全家人哭了说,说了哭,合计了好久,也想不出良策。陈莲则在一旁不言不语,独自想着心事出神。最后陈莲的嫂子说:“爹,现在生米已成熟饭了,不去也不行。等钦差来时让他给开个拿手,妹妹有个好歹,甭连累咱家。”陈德兴说:“哎,没别的办法,也只好这样了,听天由命吧!”
    不觉到了第五日,冯钦差率大名府众官员又到陈李庄,拜见已毕,便催陈莲上轿。陈老汉当众讨要字据,冯玉文无奈,只好签名立据。这时,陈莲换好新装,走动琐步,出门上轿。嫂嫂早已备好米饭、抱着黄豆等候。陈莲接过饭喝了两口,奔到轿前,把黄豆往地上一撒,刹时变成金豆了。嫂子急忙蹲身拾拣,陈莲趁此机会掐住嫂子脖子,踏看嫂子脊背,就上了金顶花轿。十三声大炮响过,陈莲坐定八抬大轿,直往北京大道而去。
    一路上吹吹打打,气势非凡。越向北走,冯钦差心情越沉重,额上黄豆般的汗珠不时往下滴答。暗想:这样一个丑鬼怎配当娘娘?皇上见到定会勃然大怒。这脑袋恐怕要搬家!  再看陈莲,稳坐八抬大轿,乐哈哈地,不时询问到了什么地方,鼓乐声中还不时伴随着她的家乡小调—落子腔。
    不一日,他们一行人马来到离京四十五里的卢沟桥,早有一班文武官员跪倒迎拜娘娘驾到。这时,西北风突然而起,乌云滚滚而来。刹时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众官员无不淋得象落汤鸡,而金顶花轿却无一个湿点。雷声过后,轿顶一道白光冲天,陈莲头顶落下一只金碗。接着一阵清风拂面,卷起轿帘,轿头出现一位窈窕淑女。只见她:柳眉凤目,俏鼻樱口,面似桃花,发如墨染。真似西施再世,嫦娥出蟾宫。顿时,陈莲前后判若两人,众官员惊得更是懵懵懂懂。冯钦差后退三步,用手了指,却没说出话来。他稍一定神,猛地跪倒:“万寿,娘娘!”接着众官员爆发出一阵地动山摇般的欢呼声。
    来到皇城,宫娥们簇拥着陈娘娘进入皇宫,拜见了皇帝。嘉靖皇帝一见,高兴非常。翌日,陈娘娘受众臣盛情参拜,隆重举行皇婚大典,陈娘娘更是心花怒放,珍贵的装饰使陈娘娘显得更是奇丽无比。事后,冯玉文叙说大名府之行,朝阁上下无不哗然大惊,无不对陈娘娘肃然起敬。神话般的传说,使嘉靖皇帝对陈娘娘更加宠爱。
    陈娘娘的贤惠善良,使得宫庭上下无不称赞。嘉靖皇帝也经常跟娘娘逗趣。一日,嘉靖皇帝笑着说:娘娘的闭月羞花玉貌,沉鱼落雁姿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不过,面上略几斑坑,贵足稍大些。”陈娘娘一听,随口答道:“这也是万岁恩典于我。想必您的苛税,劳累了象我一样的许多女子。白天要推磨碾米,脚小了怎能推得动?夜晚灯下还得拣黄豆,累了歪身就睡。天长日久,脸被黄豆印成了坑。”嘉靖皇帝一看陈娘娘眼圈泛红,珠泪欲滴,连忙说:“娘娘不必难过,我马上下旨,免你陈李庄田亩税!”陈娘娘一听,急整朝服跪倒叩拜:“大名府众百姓谢主龙恩。”嘉靖皇帝一听忙说:“娘娘,朕并没赦免大名府的田赋呀!”陈娘娘凤目一沉,慢慢说道:“万岁呀,做明君就要明民情、理朝政,就要严朝纲。大名府一带飞沙薄地,又遇连年灾荒,庄稼欠收,而那些污官贪吏上骗君臣、下欺名姓,仗自己职权,冒圣上之名,对百姓横加赋税,使得民不聊生,怨气冲天,望我主明察。”嘉庆龙颜大悦,忙扶起陈莲道:“寡人不知娘娘有此良见。好,我马上下旨赦免你全县赋税!”“不,这样有碍臣妾名声,万岁不妨以进贡为名,查其真情,那时再赦不迟。”果然,月余,各府、县所进贡南瓜,都是个大肉肥的,唯独大名府的南瓜只有拳头般大小,摆在最后。嘉靖皇帝亲自观之,深信陈娘娘所言不差,立即下旨:大名府地薄,田赋银减免一半,陈李庄全免。与大名府情景相同的一些府县,赋税也不同程度地得到减免。
    几年已过,陈娘娘一直很受宠爱。一日,嘉靖皇帝见陈娘娘面带愁容,便问何故,陈娘娘说:“思念家乡了,朝中这么多官员,也不见俺娘家的人。”嘉靖皇帝忙说:“爱卿别难过,我从你娘家选些官员就是了。”果然嘉靖皇帝下了道圣旨,每逢开科,都要从大名府中选拔一些人来朝做官。嘉靖年间,北京城坐八抬大轿的官员仅有十二人,大名府就占了八个。陈娘娘的恩德赢得了朝野的称赞。
    十几年过后,善良贤惠的陈娘娘香消玉殒了。朝阁上下无不披素落泪。当时大名府百姓七日不动烟火,以表示哀悼。他们一直上书朝庭,要将陈娘娘安葬在陈李庄。圣上应允,大名府征发一万百姓为陈娘娘修建陵墓,陈娘娘布德于大名府,大名府人也永远怀念她,特地将陈李庄改名为陈坟,做为永久的纪念。
    (张孟军)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9-3-25 10:2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