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02|回复: 0

孙膑的传说

[复制链接]

959

主题

2

好友

798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3 06: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12-13 10:12:15 |显示全部楼层

    孙膑的传说
    大名春秋时期属于卫国,战国时期属于魏国,是魏武侯公子元的食邑。历史上著名的大军事家孙膑就出生于今束馆镇一带。这一带有不少葫芦沟和烽火台的遗址,人们传说是孙膑和庞涓打仗时留下来的。更有趣的是,说束馆街里还有孙膑的饮牛坑,有时早起还能见到牛蹄印呢!
    一对小学友。传说孙膑和庞涓都是束馆一带人,并且从小是一对很要好的小学友。那时的束馆叫安贤镇,是燕国有名的重镇。东南隔着马夹河是齐国,西南隔山相峙是魏国。两军经常在这里对垒,可以说这里是燕国的南大门。不然,燕王怎么能叫驸马爷——孙膑的父亲孙操带兵在这里镇守呢。孙操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孙龙,二儿子孙虎,孙膑是老三儿,从小就聪明多智,深受孙操的宠爱。眼看着孩子们渐渐长大,孙操在城里设了练武场和书馆,叫三个儿子一边习文,一边习武。这可眼气坏了庞涓。庞涓是离城三里远的朱村的,经常来城里玩耍。见孙膑哥几个又习文又练武,心里痒痒坏了。可是他家里穷,既投不起师父又请不起先生,就天天在孙膑的家门口,瞪着俩大眼死瞅着。孙膑为人诚实,见这个黑小子天天瞅着这里不走,心想必有求学之意,于是问道:“喂,你是哪村的?”“朱村的。”“是想上学吧?”庞涓抹起了眼泪。孙膑心眼软,一见人家哭了,心里就不是个滋味,怜悯地说:“你既然想学,我跟父亲说说。”孙操为人忠厚,见心爱的小儿子求告,心想孩子有个小伙伴也好,就应允了。庞涓学的晚,跟不上趟,孙膑就教他。有时赶上阴天下雨,庞涓回不了家,就在孙膑家吃住。两人成了一对分不开的小伙伴。
    智擒青牛。孙膑骑的大青牛,不仅日行八百里,还勇猛异常,您知道孙膑是怎样得到的吗?离安贤镇几里远的马夹河,两岸尽是庄稼,随着洪水,突然来了头青色神牛,那翠绿的庄稼苗子,一夜就被它糟蹋十几亩,可把庄稼人给心疼坏了。孙膑的父亲知道了,就派兵捉拿,这青牛连抵带撞,凶猛异常,捉拿了几次,伤亡了好几个人,也没拿住。这下人们可发怯了,叫谁去谁不敢去,眼睁睁看着这怪牛把成顷的庄稼苗子糟蹋光了。听家里人常常议论这事,孙膑感到惊奇。一头牛有啥可怕的呢,这么多人谈虎色变的。他几次要去,都被阻拦住了,心里好不服气。心想:既然是牛,它能有多厉害呢? 这一天,他没吭声就偷偷跑到马夹河边来了。到了河边,他先躲在一片树林里偷看。不一会儿,那个大青牛果然又来了,跳上河岸,撞进苗子地里就大口大口地吞嚼。他悄悄地向牛屁股后头绕过去。那家伙真灵醒,听到一点动静,“哞”地一声扭过头来,看见是个小孩,就尾巴一拧,瞪着铜铃似的大眼冲过来,好厉害呀!高有七八尺,长有两丈,两只角象胳膊粗细,抵人一下准戳两个透明窟窿。孙膑没有慌张,突然掏出一团红绸子一抖,奇怪!那头青牛立即傻眼了,愣在那里一步也不敢冒撞了。孙膑趁机跑上前去,几下就把红绸子缠在牛头上,抓住牛的鼻子牵回家来。家里一下轰动了,都跑过来问他:“你是怎样捉住这家伙的?”孙膑说: “用红绸布。”“你怎么想起用这个法?”孙膑说:“我见人家捶大牤牛用红布捂上眼。我想:牛一定是怕红布。”人们都夸赞孙膑人小智谋多。这头青牛叫孙膑训服了,成了他的坐骑。除孙膑喂它饮它,别人谁也不能靠近。如今束馆南街那个大坑,人们都说那是孙膑的饮牛坑。有时有人还见过那里有牛蹄子印呢。
    结拜。眨眼间,孙膑到了十六岁。孙操看小儿子天资过人,打算送儿子外出学艺。听说云蒙山鬼谷子兵法超人,又是父辈世交,就写了封书信,叫孙膑去投奔鬼谷子。庞涓这黑小子鬼心眼多,听说孙膑要出门投高师,闻准了日子,就截在半道上。见孙膑单人独骑走过来,他噗通跪在路中间。孙膑慌忙跳下牛背问:“涓弟,你这是为何?”庞涓说:“在家几年,膑兄待我亲如手足,我庞涓终生难忘,想与膑兄结拜为兄弟!”人家说出口来了,怎好拒绝呀,于是孙膑也跪到了地上,对天盟誓。拜也拜过了,誓也盟过了,可庞涓还是跪着不起。孙膑纳闷地问:“涓弟还有何事?”庞涓说:“求膑兄带我一同去云蒙山。”既然已结为兄弟,还分个啥彼此?孙膑答应了他,一同骑在青牛背上,上了云蒙山。
    三请下山。云蒙山的鬼谷子是个能掐会算的人物,一看庞涓是个鹰鼻子鹞眼的黑小子,就知他心术不正,就把一些深奥兵法向孙膑单独传授。孙膑疑心大,见孙膑从鬼谷子那里一回来,就问学的啥,并可怜巴见地叫孙膑教他。孙膑心实,就真的教给他。可叫鬼谷子把庞涓看透了,这黑小子就是心术不正,一心想着当官发财,一鳞半爪地学了几招,就偷偷跑下山去了。他一下子跑到魏国,魏惠王的野心挺大,一心想吞并邻国称霸。庞涓一去,就给封了个大将军。庞涓可高兴坏了,但想孙膑比他本事大,要是来了给他当个副将什么的,他这个大将军就当牢靠了。于是他跑回云蒙山,偷偷找到孙膑说:“膑兄,下山吧。我已跟魏王说好,一去就封你个大将军。”庞涓偷跑下山,鬼谷子就十分生气,要是自己再跟他走了,岂不更叫老师生气。孙膑沉思了半天说:“涓弟,我们还是完成学业为好。我劝你也留下继续学艺。”庞涓当官心切,哪里听得孙膑的规劝?见拉不走孙膑,就又执意下山走了。回到魏国,庞涓领兵打了几次胜仗,更得到魏王的宠爱。可是一想到孙膑比他本事大,庞涓就心神不安。要是孙膑下山到了别国,自己岂是对手?必须把孙膑弄到魏国来。于是庞涓又返回云蒙山。可是上山找遍了,哪里也找不到孙膑的面儿。没法儿,他直接去找鬼谷子。鬼谷子见了他,塌蒙着眼皮,理也不理。庞涓噗通跪在鬼谷子面前,舌头蘸蜜水,甜言蜜语说了几箩筐。鬼谷子沉默了半天,突然问庞涓:“这回你来山上何意?”鬼谷子严厉的声色,吓得庞涓也不敢绕圈了,照直说:“受魏王之托,来请膑兄下山!” “哼,你来晚了!”“怎么?膑兄他……”“他死了!”死了?庞涓闻听又惊又喜,但又半信半疑。孙膑好好的,怎能这么突然就死了呢?便怀疑地问道“膑兄何时死去?”“刚刚死去。不信山后有他的坟!”鬼谷子说罢,拂袖而去。庞涓不信,来到山后,果然有一座新坟,上面插着纸幡。庞涓绕着转了几遭,也没看出破绽,心里可塌实了。孙膑一死自己天下再无敌手,庞涓猫哭老鼠——瞎嚎叫了一番下山去了。孙膑哪里是死了呢,原来鬼谷子看透庞涓的用心,一来免得他来纠缠不休,二来怕他不择手段出坏,就使了个假坟之计。孙膑真躺在坟里,那个纸幡是个气孔。死人坟上插纸幡的习惯,据说就是从这里沿袭下来的。过了几年,孙膑把孙子兵法学了个滚瓜烂熟,真的下山了。临别,鬼谷子送给他一个锦囊,并一再叮嘱道:“到万不得已时才可打开。”孙膑先到了齐国,哪知齐国不认真人,无人重用,孙膑只好四处飘游。这事很快叫庞涓知道了,并听说孙膑熟知孙子兵法十三篇,震惊不小,急忙派密使把孙膑请到魏国。哪知庞涓这黑小子心眼这么毒!怕影响自己受重用,就摆着钵儿造假证,诬陷人,直把孙膑治了个残废。不是鬼谷子的锦囊,用疯魔诈之计,孙膑非死在黑小子手里不可。孙膑被救到齐国受了重用,带兵把庞涓诱引到马陵道,利用沙丘葫芦沟,林深树密地形,摆下迷魂阵,将庞涓用乱箭射死于树下。至今,马陵一带哪个地方是孙膑摆的迷魂阵,哪个地方是射死庞涓处,人们还说得清清楚楚呢。
    母前献技。打败了魏国,齐国大喜,封孙膑为军师。这天孙膑正在与齐王谈论兵法,忽见母亲亲笔家书。于是辞别齐王,回故里探望母亲。故里父老听说孙膑回来,都迎出几里外夹道欢迎。孙膑看到受战祸折磨的父老乡亲,个个面容焦枯、衣衫破烂,心里挺不是个滋味。拜见过母亲后。大嫂二嫂说:  “三弟在外学习兵法多年,都说你神通广大,今天咱全家团圆,何不献一技叫母亲高兴!”苦受了这么多年,今天见到家人,孙膑也分外高兴。于是恭恭敬敬地站到母亲面前,将孙子兵法十三篇从头到尾背诵了一篇。母亲欣喜,全家人也赞不绝口。紧接着,孙膑手往西北一指,口中念念有词,忽然洪水涛涛,汇于庭前。全家人顿时惊慌失措。孙膑将檩香拐杖向前一扔,立即化为一只大船,全家人坐在上面,游玩了一圈。收术后,一家人仍然坐在母亲的殿堂前。老母亲看到儿子学业已成,不愿叫他再外出打仗。孙膑想到受战祸折磨的父老乡亲,也痛恶战争,可是在这个各国争雄的年代,又该怎么办呢?躲在家里也不会安生。沉思良久,孙膑才说:“儿不能在家孝敬母亲,还要出走。”“何时才能回来?” “如家中有大灾大难,可到云蒙山去找我。”孙膑不愿为某国称霸,遗祸于父老,躲往云蒙山去了。
    燕遁庙。孙膑重上云蒙山,不问世事,在桃花洞每天跟师弟毛遂下棋。这天,一连下了三棋,孙膑皆胜。毛遂不服,跑下山去找高手,不料领来了一个满面伤痕的人。“叔父在上。侄子拜见。”孙膑一看是侄子孙燕,忙问道:“你怎么来到此地?”孙燕未开口就失声痛哭。原来燕国内讧加外乱,太子流亡,国内一片混乱。孙燕为使燕国不亡,在安贤镇修建国都,自称燕王。哪知魏国因孙膑使其受挫,一直耿耿于怀,听说孙燕称王,就派混天祖和王剪带领倾国人马,去安贤城剿灭孙家满门。孙燕抵敌不住,才寻上山来,求救于三叔。来到安贤城外,绕城一看,黑压压的都是魏国兵。魏国这么多兵马,而自己这边就他和侄儿孙燕,怎能解除重围呢?兵不厌诈,必须以少胜多。孙膑和孙燕退至马夹河边,摆好迷魂阵。城南是混天祖摆的五雷阵,孙膑就绕到城北。混天祖和王剪一齐涌了出来。孙膑说:“我与你们前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围我故里?”王剪说:“我受魏王之命。”孙膑说:“你要知道我孙膑也不是好欺负的!”混天祖哈哈大笑说:“先有武当后有天,我比老天还大八百年。难道怕你孙膑不成?”说罢,挥兵掩杀过来。孙膑佯装大败,拉起孙燕就逃。混天祖、王剪捉孙膑叔侄心切,挥兵猛追。追至马夹河东南,孙膑三绕两绕没影了。混天祖、王剪陷入了迷魂阵,懵头转向。正在迷魄阵里打转转儿,城里的孙龙、孙虎带兵冲杀过来。魏军大败,混天祖和王剪拼命杀出重围,抱头鼠窜。打败了魏军,进了城,孙膑在城东南角筑建了东南山,山上修了座罗汉庙,庙内塑十八大罗汉,镇守安贤城永远平安。现在束馆还有东南山遗址呢。看燕国难保,孙膑劝二位兄长和孙燕移居齐国。这么大的庄院,这么多人怎么走呢?据说。孙膑用一壶水绕庄院浇了一圈,这个庄院就雾气腾腾地飘走了,只留下一个大坑。人们在这个坑里修了座庙,人称“燕遁庙”。
    (栗丛森 白梅俊)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9-3-25 10:29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