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06|回复: 0

李亚:五代时期的魏州大名府浅析

[复制链接]

959

主题

2

好友

798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3 06: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12-26 11:01:39 |显示全部楼层

                                                                                           五代时期的魏州大名府浅析
                                                                                                               李亚



    大名府故城,位于大名县大街乡一带,始建于前燕建熙元年(306),唐代为其兴盛时期,北宋为汴梁都的陪都一北京大名府,达到鼎盛,现存为北宋时期北京大名府遗址,城址而积约36平方公里,19937月被河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多年来,人们对大名府故城的认识和了解,多倾向于唐、宋时代,而对五代战争纷乱时期的历史,虽有涉及,但系统地加以探讨和研究,至今未见。此种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对故城文化内涵的全而认识,亦制约着故城保护利用工作的进一步开展。本文不揣浅陋,依据文献记载,对大名府在五代时期的历史做一初步探讨,以求能够补充大名府研究的一些不足,并请教于诸位同仁和专家学者。
    一、魏州大名府四为陪都,政治经济位居华北区域首位
    唐代后期,魏州一直是魏博镇的首府,它不仅是河北诸割据藩镇的政治中心,还是河北诸藩镇首府中域具城市规模的一个。进入五代时期,魏博镇的地位更有提高,无论政治还是经济,魏州城都堪称华北地区首屈一指的城市。在政治上,后唐、后晋、后汉、后周时期都曾于魏州置陪都,以提高魏州的地位。同光元年〈923〉四月,后唐李存勖刚即皇帝位,就“诏升魏州为东京兴唐府,改元城县为兴唐县,贵乡县为广晋县”。〜同光三年正月,改“东京为邺都”。同年三月“以雍州为西京,洛州为东都,并州为北都。近以魏州为东京,宜依旧以洛京为东都,魏州改为邺都,与北都并为次府。”明宗天成四年(929)六月,虽然“诏邺都仍旧为魏府”,取消了陪都的地位,但后晋天福三年(945)十一月又“升广晋府为邺都,置留守。”再次恢复了魏州城的陪都地位。开运二年夏四月,一度又“诏邺都依旧为天雄军”,但从显德元年正月周太祖“诏废邺都依旧为天雄军,大名府在京兆府之下”看,魏州城在后汉和后周太祖时期又曾恢复陪都的地位。
    在城区建设和经济文化方面,魏州城作为陪都相当可观。敦煌所出S529号文书五代后唐时期的《储山圣迹志》就称:南行三百里,至邺都,即魏府也。管七州五十余县,府城周围一百二十里。寺院大小一百余所,僧尼七千余人。并于此处建国。出土绫罗,多丰繁,平原险陆,左右山川,商贾填便,不殊填府也《诸山圣迹志》为五代后唐时期僧人游历的文书。这里说魏州城“周围一百二十里”可能夸大,但在这位僧人眼里,魏州城是多么的繁华气派。据《旧五代史》卷八0《晋书髙祖本纪》天福七年闰月条:“诏改邺都宣明门为朱凤门,武德殿为视政殿,文思殿为崇德殿,画堂为天清殿,寝殿为干福殿,其门悉从殿名。皇城南门为千明门,北门为玄德门,东门为万春门,西门为千秋门。罗城南砖门为广运门,观音门为金明门,橙槽门为清景门,寇氏门为永芳门,朝臣门为景风门。大城南门为昭明门,观音门为广义门,北河门为静安门,魏县门为应福门,寇氏门为迎春门,朝城门为兴仁门,上斗门为延清门,下斗门为通远门”,邺都的城区至少包括皇城、罗城、大城三部分。在皇城内至少有视政殿、崇德殿、天清殿、千福殿等。城池宫殿建筑的恢弘由此可见一斑。
    当时人对魏州城的繁富多有赞词。《旧五代史》卷八九《桑维瀚传》:“邺都襟带山河,表里形胜,原田沃衍,户赋殷繁,乃河朔之名藩,实国家之巨屏”;《资治通鉴》卷二八二后晋天福六年(941年):“邺都富盛,国家藩屏”;《旧五代史》卷七五《晋书高祖本纪》称后唐长兴年间:“时邺都繁富为天下之冠,而土俗犷悍,民多争讼”;《新五代史》卷二六《唐臣孔谦传》有孔谦语称:‘邺,北都也,宜得重人镇之”,邺都,天下之重,不可轻以任人”;《旧五代史》卷六九《王正言传》:“魏州六州户口,天下之半。”邺都不仅是河北地区的经济中心,同时又是整个华北地区的工商都会。
    文献显示,魏州大名府在五代时期四次做陪都,这是同一时期北方诸藩镇中所仅有,而且仍然保持了唐代以来河朔诸镇割据首府的中心地位,足见其影响之大,特殊的政治地位使其成为华北一带政治区域的中心。同时,从历史文献记载中,可以较为清晰地看到,魏州大名府在当时的惜况下,其人口和经济的发展状况亦独具规模,为北方其他城市所不及。研究考察五代时期的魏州大名府,对于丰富大名府的文化内涵具有重要意义。
    二、魏博镇的得失有举足轻重之势,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五代统治者政权的嬗变
    唐末农民战争期间,藩镇不但没有受到严重的打击,其势力反而猛增,兼并战争越演越烈,旧的平衡被打破。当时北方诸镇势力为强盛者,当数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和宣武节度使朱全忠。李克用以晋阳为中心,朱全忠以汴梁为中心,不断充实军力,壮大实力,形成了晋、汴两大军事集团。两大军事集团为进一步扩大自己地盘,不断争霸中原,而魏博镇居其要冲,有着举足轻重之势,成为双方争霸的必争之地。结果是朱全忠屡败晋军,重创幽、沧刘氏(刘仁恭、刘守光父子),中原无其对手,无所顾忌地长驱入关,慑服歧、华,诛灭宦官,杀戮朝臣,从李茂贞手中抢得唐昭宣帝,挟持唐廷至洛阳,置于自己卵翼之下,杀戮易置,迫不及待地于907年废唐昭宣帝,建国称帝,改名晃(史称后梁)。
    朱全忠篡唐,诸镇纷纷联合起来,以“兴复唐室”为名,讨伐朱梁,后梁军事实力受到沉重打击。同时,朱全忠为削减或消除异己,采取了“分镇”、“移镇”的手段,因而逼出许多乱子。魏博节度使罗绍威死,朱全忠欲趁机移镇,剪除河朔三镇,乃借讨伐幽、沧为名,遣将监魏博兵三千人进驻深冀,并改任罗绍威之子罗周翰为义武节度使,以代王处直。这一措施引起了成德节度使王镕狐死兔悲之感,就在部将石君立劝他起兵反梁犹豫不决之际,又发生了驻深州梁将杜延隐关闭城门,尽杀戍守深州的成德兵的凶杀事件,王镕举兵攻后梁驻深州部队,并请援于晋、燕。王处直拒不受代,也遣使乞援于晋,推为盟主。梁、晋双方战略地位发生了明显变化:义武背梁附晋,晋军可以下井陉而扶赵、魏,由被动转为主动;魏博势力削弱,且人心怨梁,后梁虽遣宿将杨师后坐镇,但潜在的反抗势力只是待机而发罢了,它不但不能成为汴梁的屏障,反而逐渐转化为后梁朝廷的重大威胁。后梁势力日趋下降之际,河东却有了转机。开平二年(908),梁军争夺泽、满,围潞州。李克用头部疽发死,李存勖继晋王位(895年唐封李克用为晋王)后,整饬军纪,剪除内患,并亲率大军大举反攻,破梁军于潞州城下,梁军死亡逃散以万计,大挫了后梁军锋。朱全忠不甘败衄,征兵诸道,亲自统帅,以图复夺潞州,但无功而还。后梁乾化二年(912),朱全忠应刘守光之请,亲率攻晋。晋将李存审出奇制胜,以骑兵数百名突袭梁军五万之众,朱全忠烧营遁逃,败回汴梁,转至洛阳,病势垂危。公元913年,朱全忠被其子朱友贞所杀。朱友贞弑父篡位,朱氏诸子不服,重臣宿将也不肯支持。素为朱全忠猜忌的杨师厚,内不自安,趁乱袭据魏博,朱友贞无奈,承认既成事实,任为天雄军节度使。杨师厚位居招讨使,既兼魏博之众,宿卫劲卒多在其掌握,又有调发诸镇兵马的大权,骄横跋扈。朱友贞想要剪除,以杜后患,但计谋落空。朱友贞早想夺取皇位,暗中纠集心腹密商计策,决计倚靠既掌禁军、又有魏博雄镇的杨师厚,派亲信潜赴魏州,许以高官厚赏,賜犒军钱五十万缗。杨师厚命禁军在洛阳哗变,杀死朱友贞,“诸军十余万大掠都市,百司逃敗。”事定,迎请朱友贞赴洛阳即帝位。朱友贞说:“夷门太祖创业之地,居天下之冲,北拒并、汾,东至淮、海,国家藩镇,多在厥东,命将出师,利于便近,若都洛下,非良图也。”遂在汴梁继位,是为后梁末帝。这次兵变立帝,是唐中叶以来藩镇兵变的发展(即由原来的兵变立节度使发展到兵变立皇帝),也是五代由兵变拥立皇帝的第一次。此例一开,效尤踵继,影响极大。
    在这次兵变中(且不论兵变产生的历史影响),杨师厚本人及其所据魏博强大的军事势力和禁军力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可以说,朱友贞看中的正是杨师厚的军事势力,而杨师厚之所以能够操纵兵变,是与他拥有魏博镇强大的军事实力分不开的。魏博镇对五代王朝政权的影响如唐代藩镇割据的情形如出一辙,魏博一镇的枢纽神经牵动着政局及政权的更替,魏博一镇所起作用可见一斑,大名府故城在历史上的重要性得以充分彰显。
    当后梁统治集团相互摩擦、境内百姓聚众反抗之际,晋军却得以全力消灭幽、沧刘氏(刘仁恭、刘守光父子),尽取河北之地,然后步步向后梁逼近。914年(乾化二年),晋王李存勖趁刘守光燕兵攻伐义武之际,联合成德兵攻取幽州,虏得刘仁恭及其家属,灭掉刘氏,后顾无忧,便南向经营魏博。恰在这时,又发生了魏博兵变,使他顺利地取得了魏博重镇。后梁末帝夺取皇位,全靠杨师厚支持,封他为邺王,加中书令衔,以示优宠。杨师厚握有重兵,位兼将相,威震人主,梁末帝对他处处小心,朝内‘事无巨细,必咨而后行”。杨师厚“末年矜功恃众,骤萌不轨之意,于是专割财赋,置银枪效节军凡千人,皆选摘骁锐,纵恣豢养,复故时牙军之态”。贞明元年(915),杨师厚病死,梁末帝如释重负,在宫中设宴受贺。亲信赵岩献策:魏博势强难制,不如趁杨师厚甫死,军中无主,分之为两镇,弱其权势,免除威胁。梁末帝从其计,昭分魏博六州为天雄、昭德两镇,天雄仍治魏州,昭德治相州(相州治今河南安阳市),分任贺德伦为天雄节度使、张筠为昭德节度使,分魏博将士、府库之半予昭德。又恐将士不服,另派大将刘淨率兵六万渡河,准备弹压。魏州士卒不愿离乡背井,贺德伦一再催促,“应行者皆嗟怨,连营聚哭”,议论说:“朝廷忌吾军强盛,欲设策使之残破耳!吾六州历代藩镇,兵未尝远出河门,一旦骨肉流离,生不如死!”将士聚众哗变,纵火大掠,赶走刘?派驻魏州的监护部队,杀贺德伦亲兵五百人,劫持贺德伦,请降于晋,乞求救援。李存勖立即亲自率兵到达魏州,当众捕杀兵变头目张彦等八人,慑服乱兵,收银枪效节都为亲军,结以恩信,同时下令整肃军纪,严惩暴掠。安排已定,进兵攻袭梁军。公元916,梁将刘?迫于梁末帝催战,无奈自莘县进袭魏州,与晋军在故元城西遭遇(元城在今河北大名县东),大溃败,步兵七万全部被歼。当时,后梁匡国节度使王檀率河中等镇兵三万人,乘虚袭晋阳,被退休晋将安金全击退。晋军乘胜攻取邢、等后,后梁大将阎宝投降,昭德节度使弃相州逃走,除黎阳一城外,河北之地尽入于晋。从此,李存勖以魏州为基地,与后梁形成夹河而战的局势。
    李存勖魏州基地的确立,奠定了其主动的战略地位魏州成了李存勖军事力量的重要根据地。至此,晋军以魏州为基地,开始发动军事征伐,为其称帝奠定了基础。后唐同光元年(923,李存勖称帝于魏州迁都洛阳史称后唐,李存勖即后唐庄宗。庄宗继位后,大举伐梁,在泽、潞失守,晋阳危急关头,起用李嗣源为先锋,自杨刘渡河(杨刘城,故址在今山东东阿北杨柳村),奇袭汴梁巢穴,自领大军继后。李嗣源所向皆捷,后梁末帝走投无路,命侍卫杀死自己,后梁至此灭亡,历时十七年。
    李存勖堪称一位杰出的军事家,一个生气勃勃的人物。然而,他至此达到了髙峰,就向着自己的反而转化了,开始猜忌宿将功臣,宠任伶官,荒于田猎,沉湎声色,搜刮民财,恣意暴敛,任情杀戮。于是,功臣宿将,人人自危,诸镇怨愤,流言纷起,偏裨、军校、士卒尤忿忿不平。此时,戍守瓦桥关(旧址在今河北雄接西南)的魏博镇士卒,期满结队回镇,到达贝州,突然颁下敕令,不准他们回乡。在流言四起、人心浮动之际,兵士皇甫晖率众哗变,胁迫军校赵在礼为首,长驱南下,攻入邺都。魏博兵是后唐的一支精锐部队,攻下汴、洛出力量多,一旦有变,后果将不可收拾。庄宗闻讯,急遣素所宠信的元行钦进讨,但交兵即败。庄宗不得已,只得起用他平日猜忌的李嗣源率侍卫亲军前往讨伐。侍卫军号称“从马直”,是庄宗挑选诸军骁勇士卒组成的,分为四指挥。指挥使郭从谦因郭崇韬、李存义遭冤死而不平,暗用私财交结从马直军校,酝酿复仇。亲军在洛阳饥寒交迫,军士王温策划兵变,事泄被杀。庄宗与郭从谦闲谈,戏语问他为什么要依托郭崇韬、李嗣源,为什么要教唆王温谋反。郭从谦心虚,惶恐焦急,遂暗中散布谣言,说庄宗已作决计,平定邺都后,要尽杀亲军。亲军士卒人人惶惧。李嗣源虽遭猜忌、冷遇,但并无异志,奉诏即率亲军渡河北上。兵至邺都城下,当晚发生哗变,士卒劫持李嗣源,声言:‘昨贝州戍兵,主上不垂厚宥,又闻邺都平定之后,欲尽坑全军。某等初无叛志,直畏死耳。已与诸军商最,与城中合势,击退诸道之师,欲主上帝河南,请令公(李嗣源加中书令衔,故称令公)帝河北!”遂与邺都兵联合,拥李嗣源入城。李嗣源欲明心迹,屡次上表中诉,都被马行钦扣下。他的女婿石敬瑭趁机密劝他说:“安有上将与三军言变,他日有平手乎?危在顷刻,不宜恬然。”自请为先锋,攻取汴梁,进攻洛阳。李嗣源决计南下之际,河北诸镇纷纷拥戴,得以顺利渡河,进入汴梁。庄宗率军向汴梁,闻讯仓皇逃回,至荥阳,到洛阳,郭从谦率众哗变,庄宗在混战中为流矢射中身死,左右尽逃散,“唯五坊人善友敛廊下乐器,簇一帝尸之上,发火焚之。”李嗣源入洛阳,称监国,天成元年,即位洛阳,是为后唐明宗。庄宗李存勖在位不过三年,就身死族灭,北宋司马光评论他“知用兵之术,不知为天下之道”,这样的评价,颇有道理。
    邺都兵变,后唐明宗被拥立为皇帝,这是五代第二次兵变立帝。它与其他几次相比,在于这次不是打预谋的兵变立帝。但其后采,却使骄兵益盛而为祸益烈,从此方镇觊觎皇位,明谋篡夺者也更多了。从庄宗登帝到明宗继位,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大名府在当时所占据的重要地位:李存勖据魏博而能登上帝位,而邺都兵变,则使其身死族灭,成就了李嗣源继位,魏博镇的特殊政治地位与军事力量又一次得以凸显。
    后唐明宗在位期间,做了一些有益的改革,几年之内,疮痍粗复,“年谷屡丰,兵戈罕用,校(较)于五代,粗为小康一时称为小康之局。长兴四年,明宗死,在位仅七年多。后唐朝廷遂又陷入混乱。明宗死后,五子李从厚继位,后被潞王李从珂(明宗养子)追获缢死。潞王李从珂即位,是为后唐末帝。这是五代兵变拥立皇帝的第三次,据文献记载,这次兵变是五代时期为祸最烈的一次。末帝倚兵变得位,骄兵索赏,朝廷对百姓敲骨吮髓,民怨沸腾,统治秩序无法维持,土崩瓦解成了必然之势。后唐清泰二年(936,明宗之婿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在晋阳发动叛乱,不惜出卖中原人民的利益,投靠契丹,被辽册立为大晋皇帝,割燕云十六州于辽。末帝走投无路,在洛阳自焚身死,后唐至此覆灭。
    后晋藩镇不服石敬瑭,公然武装夺取皇位的事件接连发生。天福二年(937),天雄军节度使范延光起兵谋夺皇位。天福六年(941),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又举兵反。天福七年(947),石敬瑭死,无子,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与宰臣冯道等受顾命,拥其侄石重贵为帝(即后晋出帝)。“既发丧,都人不得偶语。”透露了后晋政权的不得人心和极端虚弱。石重贵时,朝廷力量比石敬瑭在位时更加腐朽脆弱,整个统治集团内部的倾轧,更加炽烈。贪官诬吏更加横征暴敛,其中尤以石敬瑭的妹夫杜重威最为贪残。杜重威击破镇州授成德节度使,大肆搜刮,境内十室九空,为了逃避契丹,不待诏许,就弃镇自行入朝,石重贵不敢责问,授以他邺都留守、天雄军节度使要职,仍主重镇。与此同时,辽兵不断发兵南侵,进抵邺都城外,石重贵下诏命杜重威为北而行营都招讨使,李守贞为兵马都监统率大军北上。杜重威趁势争夺兵权,借口“深入虏境,必资众力”,向晋廷请求增兵运粮,而丝毫不采取任何抗辽措施。辽兵包围晋军,杜重威则宣布叛降,致使后晋无可用之兵。杜重威降后,辽得以尽收其铠仗数百万,战马、降卒数万皆归辽,促使契丹大举南犯,攻入汴梁城,后晋灭亡。可以说,辽在各地军民奋起反抗的情况下,能够很快将晋王朝灭亡,杜重威举魏博镇迎降起到了重要作用。
    就在辽兵入汴、中原军民奋起反抗之际,刘知远据河东,积极策划,扩充实力,趁乱于天福十二年(947)三月在太原称帝,因为冒姓刘,故以汉为国号改称后汉刘知远拉拢、姑息降辽藩镇,无所不至,本想用以安反侧,结果并没有达到他的主观愿而适得其反。杜重威叛乱甫平,李守贞等又联兵叛乱。后汉朝廷无奈,遂任枢密使郭威为西而军前招慰安抚使,节度西征诸军。郭威收揽人心,用兵有方,平定叛乱,却不居功,而推功于诸将相、方镇,博得朝廷内外的普遍称颂,威望大增。乾祐三年(950)辽兵扰边,横行河北,诸镇拥兵自守,不敢抗击,汉朝廷任郭威仍领枢密使,出任邺都留守,兼天雄军节度使,主持河北军政,统帅诸镇,“河北诸州,凡事有禀帝(郭威)节度。”郭威实际上已经控制了朝廷的实权,为其夺取后汉政权奠定了基础。刘知远称帝仅一年就患病身死,年幼的汉隐帝刘承祐即位,委授善于馅媚的苏逢吉为权知枢密院事,刘铢权知开封府,并命刘铢杀郭威家属。郭威闻讯,召集诸将校,哭诉自己的遭遇,激怒将士:“今有诏来取予首级,尔等宜奉行诏旨,断予首以报天子,各图功业,且不累诸君也!”于是,亲将郭崇威带头,率领将校纷纷要求郭威带兵南下,清君侧,洗怨诬。郭威遂命郭崇威为先锋,自领大军随后,长驱渡河。河北诸镇闻讯,纷纷响应,声势大震。郭威大军迫近汴京,汉隐帝开府库劳军。慕容彦拥隐帝出阵,诸军弃戈迎降,隐帝逃回汴京城下,城内已降,不能入城,被乱兵所杀。郭威率部入汴京,扑杀刘铢,苏逢吉自杀。郭威请太后临朝听政,迎立刘知远之侄武宁节度使刘赟继位。刘赟
    未至汴京,镇、邢二镇报称辽兵南犯,郭威率禁军北上抵御。军至澶州,将士哗变,将黄袍披在他身上,拥为皇帝,即皇帝位,国号周(史称后周)。这是五代兵变拥立皇帝的第四场,也是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样板(五代时期依靠兵变夺取皇帝位的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其实,辽兵南犯不过是个假情报罢了。郭威依靠魏博兵变,登上了后周帝位,再一次显示了魏博强大的军事实力及次对五代王朝政局的影响。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自梁、晋相争迄于郭威代汉,魏博一镇有着举足轻重之势。是以梁得魏博而能挫晋,后唐得魏博而能灭梁,明宗据魏博而得践帝位,杜重威举魏博迎降辽而灭后晋,郭威据邺都而能灭后汉。魏州大名府在五代时期的历史地位由此可见。然而,我们对五代时期魏州大名府的评价,也要以客观而论,即不能认为这举足轻重之势的重要因素完全在于魏博一军(尤其是牙兵)的向背。我们说,五代与唐颇有差别:唐藩镇割据拥兵自居,牙兵尤为凶悍;后梁以来,则亲军力量强于诸镇,诸镇不能象唐代那样不听调度,而要按朝廷规定,分批按期派兵戍守边地或别道。凡握有禁军大权的节度使,往往可以左右政局,乃至夺取皇位,否则,就只能依从于人。魏博一镇军力,自唐天祐二年(905)朱全忠杀牙兵后,已非昔比。虽然杨师厚复置牙兵,而洛阳政变起主力作用的却是禁军。虽然后唐庄宗收魏博精兵置银枪效节都,而魏博兵变拥明宗入城的又是禁军(尤其是“从马直”),在洛阳哗变杀死庄宗的还是“从马直”。天成二年(927)后唐将领房知温再次杀戮魏博士卒,魏博本镇军力更衰。此后,拥立后唐废帝的是禁军,杜重威以魏博降辽,他所率部队并不是以魏博兵为主力,而是以禁军为主力;李守贞敢于退兵叛乱,是由于自恃久典宿卫,禁军必为所用,而他的败死,恰恰因为禁军归心郭威;郭威入汴,也是靠着身兼枢密使,统帅河北诸军,尤其是手握禁军。因此,左右五代政局的军事力量,与其说是魏博兵,不如说是禁军。当然,这时的禁军和后来的殿前诸军还不相同,它是由藩镇专兵权转向朝廷收兵权的过渡,禁军虽归朝廷,统辖则由宿将,而且专兵久任,将校士卒仍然留下亲党骄固、骄横嚣张的旧日恶习,因而从牙兵立帅发展到了禁军立皇帝。当然,魏博一镇的战略地位和经济条件对政局起左右轻重的作用,倒是符合事实的。五代以洛、汗为都,魏博为其屏障,屏障既失,京城难保,其战略地位尤为突出。所以,北宋澶渊一战,挫败辽兵,方保北宋的安存。北宋时期已没有牙兵,只是因为魏博沫为北京)的战略地位特别重要罢了。综观大名府的历史,可以说,五代包括北宋时期,魏博(邺都、北京)的战略地位比经济地位更为重要。
    三、结语
    五代战争纷乱时期,魏州大名府四为陪都,为统治者所青睐,足见其政治经济地位的特殊和重要性。深入研究和挖掘故城在五代时期的历史,对丰富大名府故城的文化内涵,展示故城深厚的陪都文化底蕴,意义深远。鉴于此,对五代时期魏州大名府的研究就尤显重要而特殊。

    转自大名纵横网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9-1-24 13:23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