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65|回复: 0

赵明信:任职大名府的北宋八名相——大名府“自家侍中”韩琦

[复制链接]

956

主题

2

好友

79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3 06: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12-31 10:54: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名 于 2016-12-31 10:57 编辑

    任职大名府的北宋八名相—大名府“自家侍中”韩琦


    作者  赵明信

    (一)

       韩琦(10081075年),字稚圭,相州安阳(今河南安阳市)人。出身世宦之家,父韩国华累官至右谏议大夫。3岁父母去世,由诸兄扶养,“性纯一,无邪曲,学问过人”。
       宋仁宗天圣五年(1027年),弱冠之年考中进士,名列第二,授将作监丞、通判淄州(今属山东)。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年)九月,迁开封府推官。景祐二年十二月,迁度支判官,授太常博士。景祐三年八月,拜右司谏。
       韩琦在担任谏官的三年时间内,敢于犯颜直谏,“凡事有不便,未尝不言,每以明得失、正纪纲、亲忠直、远邪佞为急,前后七十余疏”。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年)灾异频繁发生,流民大批出现,而当朝宰相王随、陈尧佐,参知政事韩亿、石中立却束手无策。韩琦连疏四人庸碌无能,结果四人同日罢职。
       宝元二年(1039年),四川旱灾严重,韩琦被任命为益、利路(利州为四川省广元)体量安抚使。他到四川后,首先减免赋税,“逐贪残不职吏,汰冗役数百”,然后将当地官府常平仓中的粮食全部发放给贫困百姓,又在各地添设稠粥,救活饥民19多万。蜀民无不感激:“使者之来,更生我也。”
       此时,西夏国主李元昊称帝,公开与宋朝对抗。韩琦从四川刚回到京城,就向朝廷详细剖析陕西边备形势,随即被任命为陕西安抚使。到了陕西,他看到苛捐杂税很重,百姓非常穷苦,便一律予以免除。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正月,元昊大举围攻延州(今陕西延安),韩琦推荐范仲淹。五月,韩琦与范仲淹一同被任命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充当安抚使夏竦的副手。
    庆历元年(1041年)春,元昊,向宋军诈和,被韩琦识破。二月,元昊率10万大军进攻渭州(今甘肃平凉),宋军大败。朝廷撤去了夏竦的职务,韩琦降为右司谏、知秦州,范仲淹降为户部员外郎、知耀州(今陕西耀县)。庆历二年闰九月,宋军又大败于定川寨(今宁夏固原西北),大将葛怀敏战死。十一月,朝廷采纳了范仲淹的建议,韩、范二人屯驻泾州(今甘肃泾川),共守西陲。自此,两人同心协力,互相声援。两人名重一时,朝廷倚为长城。边塞上传诵:“军中有一韩,西夏闻之心骨寒。军中有一范,西夏闻之惊破胆。”
    西夏在战争中虽多次获胜,但损失也很大,于是宋夏开始转入旷日持久的“庆历议和”。  
       庆历三年(1043年)四月,韩琦、范仲淹入朝为执政大臣,同任枢密副使(枢密使为杜衍)。七月,韩琦上《论备御七事奏》,认为当务之急为:“一曰清政本,二曰念边计,三曰擢材贤,四曰备河北,五曰固河东,六曰收民心,七曰营洛邑”。接着又陈述救弊八事,即选将帅,明按察,丰财利,遏侥幸,进能吏,退不才,谨入官,去冗食。范仲淹列出的十项改革方案与韩琦基本一致,主要内容都是整顿吏治,选拔人才,宋仁宗支持他们励精图治。这次由范仲淹主持,韩琦、富弼等人积极参与的政治改革,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庆历新政”。
       庆历新政的实施,遭到了守旧派官僚的激烈反对。他们诬告新政官僚结成朋党,欺罔专权。范仲淹于庆历四年六月宣抚陕西、河东。八月,富弼宣抚河北。对于范仲淹、富弼的贬谪,韩琦挺身而出,据理辨析,但没有结果。庆历五年三月,韩琦也罢枢密副使,以资政殿学士出知扬州。至此,主持庆历新政的主要人物全被逐出朝廷,短暂的“新政”以失败告终。
    韩琦在地方官任上,治军有方,理民得法。庆历八年(1048年)四月,移知定州(今河北定州)。定州久为武将镇守,士兵骄横,军纪松弛,韩琦到任后首先大力整顿军队,采取恩威并行办法,对那些品行恶劣的士兵毫不留情地诛杀,而对以死攻战的则予以重赏,后来他又研究唐朝名将李靖兵法,仿作方圆锐三阵法,命令将士日月操练,很快,定州军“精劲冠河朔”。   
    宋仁宗皇祐五年(1053)正月,韩琦以武康军节度使徙知并州(今山西太原)。并州所辖地区与契丹接壤,邻边的天池庙(今山西宁武西南)、阳武寨(今山西原平西北阳武村)等地,被契丹冒占,韩琦派人与契丹头领据理交涉,收回了这些地方。宋初大将潘美镇守河东时,为了防止契丹南下劫掠,命令沿边百姓迁徙内地,致使边塞大片耕地荒废不耕。庆历四年欧阳修奉使河东时,就曾建议解除沿边之地禁耕令,却为军帅明镐所阻。十余年过去了,韩琦于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年)春再次建议,才得以实行,开垦田地9600顷。
    至和二年二月,韩琦以疾自请改知相州。宋仁宗嘉祐元年(1056年)七月,韩琦被召还为三司使。八月,拜枢密使。嘉祐三年(1058年)六月,韩琦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嘉祐六年(1061年)六年闰八月,迁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
    韩琦就职朝廷枢要位置,首先遇到的一大难题就是仁宗的建嗣问题。仁宗三个儿子早亡,皇嗣迟迟未定。而从至和三年(1056年)开始,仁宗就时常犯病,大臣们接连上疏,极力劝说仁宗早立皇嗣以固根本,但仁宗并不放在心上。五六年过去,到了嘉祐六年(1061年),韩琦与参知政事欧阳修等人再三苦劝,仁宗终于同意立堂兄濮安懿王赵允让之子宗实(赐名赵曙)为皇太子。嘉祐七年(1062年)九月,韩琦封仪国公。
    嘉祐八年(1063年)三月,宋仁宗病死。赵曙即帝位,是为宋英宗。英宗即位之初,因病由慈圣太后曹氏垂帘听政。一些宦官不断向太后说英宗坏话,致使两宫嫌隙萌生。韩琦和欧阳修费了不少精力调解,两宫关系渐渐缓和。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年)五月,英宗病愈,经韩琦劝说,皇太后撤帘,降手书还政。闰五月,韩琦进右仆射,封魏国公。
    治平四年(1067年)正月,英宗病死,赵顼即位,是为宋神宗。韩琦拜司空兼侍中。
    神宗即位不久,御史中丞王陶弹劾韩琦,说他自嘉祐以来,专执国柄,专权跋扈。神宗知道王陶是诬告,罢了他的官职,但韩琦仍坚决辞职。神宗挽留不住,任命他为镇安、武胜军节度使、司徒兼侍中、判相州。韩琦辞退所授两镇,后改为淮南节度使。正在这时,宋守边大将种谔擅自对西夏发起突袭,一举攻占绥州(今陕西省绥德县),边界气氛骤然紧张,朝廷忧虑。韩琦在尚未赴任的情况下,又奉旨改判永兴军,经略陕西。朝中一些大臣认为绥州孤绝难守,主张放弃。韩琦坚决反对。一个月后,西夏国主李谅诈去世,战事暂告平息。
    宋神宗熙宁元年(1068年)七月,韩琦复判相州。在相州任上还未满三个月,河北地震,黄河决口,大批灾民流离失所。神宗赐手诏给韩琦,让他迁判重灾区的大名府(今河北省大名县)。

    (二)

    韩琦晚年镇守大名府长达5年,廉洁奉公,勤政爱民,留下美名。
    宋神宗熙宁元年(1068年)秋,河北一带发生了强烈地震,土地陷裂,摧毁了黄河堤防,引发了巨大洪水,官府、寺庙和民居房屋倒塌大半,民不聊生,四处逃难。北京大名府是宋王朝的北部屏障,北方辽国虎视眈眈。大名一旦失守,大宋政权将岌岌可危。宋神宗再三考虑,觉得只有德高望重的老臣韩琦是最佳人选。他现已年过六旬,现任淮南节度使、司空兼侍中,正在故乡相州为官。神宗皇帝只好先派御药院内侍刘有方捧着手诏到安阳,韩琦见皇上对自己这样客气,十分感动。遂回奏道:“臣身体欠安,陛下恩准微臣回乡任职。今到任未满百日,年高体虚,恐怕未必能担当此项繁重任务,有负圣恩!”这时已到年底,等新年一过,宋神宗于熙宁二年(1069年)二月再降手诏,正式任命韩琦为河北四路安抚使判大名府兼北京留守。并特许可根据情况任意处理问题。韩琦无法再予推辞,更惦记河北的灾民,遂立即赴大名走马上任。
    韩琦到大名后,认为动员灾民返乡生产是当务之急,便晓谕灾民凡返乡者,由官府发给路费口粮;原来富人乘灾害之机低价收购灾民土地的,一律无条件归还原主,等丰收之后,再归还买地的钱。又采取了开仓分粮等一系列救灾安民的措施,帮助灾民恢复发展生产,重建家园,使灾民们逐步渡过难关,不久,就把大名治理得民心归附,有条不紊,河北灾区遂得以安定下来。
    韩琦在大名任上勤勤恳恳,费尽心血,千方百计为人民谋福祉,时刻考虑着怎样把河北的事情办好。一次,他的下属官孔嗣宗被司农司调进京城参与制定役法,孔嗣宗向韩琦告别的时候问有何嘱托,韩琦说:“你此行到京但为河北说些众人不敢说的话就可以了!”
    宋神宗熙宁二年(1069年)二月,王安石开始进行变法。这里是青苗法试行地,韩琦看到了青苗法在实际推行过程中的问题。青苗法不论贫富,一律按户等配借青苗钱,上三等户及坊郭大户本是兼并之家,也可贷给青苗钱,这种做法看似“富国”,实则是通过增加农民的负担来实现,而不是从腰缠万贯的官僚、地主、豪强手中取得。根本不能“抑兼并、济困乏”。于是,遂不顾个人安危,两次上疏陈述新法的弊端。宋神宗看了韩琦的奏疏,对执政大臣说:“韩琦不愧是忠心耿耿的三朝元老!虽任职在外,仍不忘关心国家大事。朕开始以为新法可以利民,谁知害民如此!”
    韩琦的观点得到了富弼、司马光、范仲淹、欧阳修、吕夷简等老臣的一致拥护,都对新法进行反驳。现在看,他们当时主要是如何革新之争,而不是革新与保守之争。把韩琦与富弼、司马光、范仲淹同称为保守派首脑,是不公正的。这恰恰表现了韩琦为民着想,以社稷为重。
    韩琦德量恢宏,大度容人,处处爱人。亲戚送给他两只宝贵的玉杯,里里外外没有丝毫瑕疵,堪称绝世之宝。他答谢这个亲戚100两金子,格外珍爱这两只玉杯 。每逢宴会招待客人,都特别命人摆一张桌子,上铺锦缎,把玉杯放在上面。一天,用这两只玉杯装酒招待管理漕运的官吏客人,一个侍吏不小心撞倒了桌子,两只玉杯都摔碎了。侍吏爬在地上等候惩罚,韩琦脸色未变,笑着对那个侍吏说:“你是因为不小心才打破玉盏,又不是故意的,这有什么罪呢?” 韩琦夜晚写信,一名侍兵手执蜡烛照明,这名侍兵注意力不集中,手中的蜡烛凑到了韩琦的脸前,燃着了胡须。韩琦并不怪罪,用衣袖拂了一下胡须,继续写信。等到信写完了,韩琦回头一看,发现执烛之人已被调换。他急忙说:“不要把他换掉,他持烛很用心!”韩琦的仁爱让部下十分感动。
    韩琦宽以待人,对自己则严格要求。有一次韩宴请客人,来服务的军妓头上插着杏花。韩琦开玩笑说:“头上杏花真有幸。”这个军妓应声答道:“髻边梅子岂无媒。”韩琦十分惊奇这个军妓的才气,席一散,就命身边的老兵去叫她。一会儿觉得不妥,以为老兵走远了,便着急地大声呼喊老兵。一看,老兵还在屋外站着没动。韩琦问:“你没去呀?”这个老兵慢悠悠地说:“你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知道你不会叫她的,所以没有出去。”后人不但赞扬韩琦,对这个老兵的水也大加赞扬,说他“可为师傅、祭酒”。
    韩琦毕生注重保持高尚节操。有一年重阳节,他在府邸后院的凉亭设宴款待同僚,酒酣处感叹人生,深情地说:“保初节易,保晚节难。”随之吟出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他在京中任右仆射时的《九日水阁》诗:“池馆隳摧古榭荒,此延嘉客会重阳。虽惭老圃秋容淡,且看黄花晚节香。酒味已醇新过熟,蟹螯先实不须霜。年来饮兴衰难强,漫有高吟力尚狂。”众人皆佩服韩琦的人品人格,从此把此亭命名为“晚香亭”。明隆庆四年(1570年),大名知府王叔杲在大名府署仪门东侧始建宾馆,中间建“晚香堂”三楹,以存韩魏公遗迹。诗中“不羞老圃秋容淡,且看寒花晚节香”成为千古名联,“黄花晚香”成为经典典故。
    韩琦甚得民心,受到所任地方父老乡亲的尊敬与热爱。因为宰相也称侍中,在相州、大名任职时都称他“自家侍中。”遇有人争气斗殴时,就会有人劝解说:“不要再给自家侍中找麻烦了。”争气斗殴的人也就自行停止。大名人为他立了生祠,无比爱戴敬仰。
    在处理与辽国的关系问题上,他与当年在陕西时对西夏一样,同样是采取柔中带刚、刚柔并济的方针。一方面积极备战,随时准备抵御外侵;一方面尽量维护两国的友好,保持边境的和平安宁。
    韩琦崇高的威望和对外奉行友好、平等的政策,使契丹人对他十分敬佩。契丹每年都要派人来北宋朝廷,使者每次走到临清(今山东省临清市,当时隶属大名府管辖)时,都要告诫手下人说:“这里是韩侍中的境内,不准乱索财物,以免丢人!”每当北宋的使者出使辽国的时候,契丹人一定会问:“韩公一向可好,现在哪里任职?”
    一次,韩琦的长子韩忠彦奉命出使辽国,当时辽国的国王是辽道宗耶律洪基。辽道宗问左右经常出使宋朝的官员说:“你们曾经经常出使南朝,见到过韩侍中,你们看韩忠彦的面貌像他的父亲吗?”左右说:“很像”。辽道宗就亲自赐坐赏宴,让画师趁机将韩忠彦的像画出来。
    按惯例辽国使者到大名与北京留守(最高长官)通信只押字不留名,及至韩琦到此任职,则在书信后留名,辽的使者成尧锡对接待他的北宋官员说:“因为韩侍中在这里,所以特地留名。”韩琦离任后,过往的辽使就不再留名了。
    一次,一位辽使为韩琦准备了一匹马,吩咐手下人说:“这是献给韩侍中的马,必须选择好的来!”手下人选好马后,使者看了很不满意,怒斥手下人说:“这能与给其他人东西一样吗?为什么这样不加意?”遂将手下人打了一顿板子,又亲自重新挑选了一匹好马送去。
    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韩琦上奏请求辞去大名府安抚使,告归相州,神宗非但没有答应,反而降诏对他大加褒奖,挽留他继续镇守“北门之钥”,并充永兴军节度使,再任判大名府兼北京留守使,充大名府路安抚使,兼大名府路驻泊马步军都总管。
    这时候,韩琦确实是年迈体衰,对朝廷的任命力辞不受,并多次上奏,乞请还判老家相州。神宗再三挽留,并派遣宫中御医前去为他诊病。有人劝阻说:“宫中御医不该为外臣看病。”神宗道:“韩侍中岂是一般外臣!”两年之中,韩琦连上8道奏折,直到熙宁六年(1073年),神宗才同意他回判相州,但仍带职行事。
    听说韩琦离任,百姓遮道攀留,数日后才得以离开。熙宁八年(1075年)六月,韩琦在相州逝世,大名府去相州吊唁的人络绎不绝。宋神宗“素服哭苑中”,御撰墓碑“两朝顾命定策元勋”,谥忠献,赠尚书令,配享宋英宗庙庭。卒后九年,司马光亲自撰写了《北京韩魏公祠堂记》,现载于1994年版《大名县志》。

    (三)

    关于韩琦的祖籍,据韩琦墓志记载属今河北省赞皇县。其籍贯,史载为相州(今河南省安阳市)。
    据《韩魏公墓志铭》《韩氏源流家范数则》《宋史新编》记载:韩,本出姬姓,祖先韩厥为春秋晋国正卿,谥曰献。其后子孙散居他土,唐朝宰相韩休的二弟韩朏出仕司户参军,自棘城(今辽宁省义县)迁至盐山(今河北省盐山县), 安史之乱时徙至博野(今河北省博野县),称博陆之韩。韩琦修家谱,立韩朏为中州一世始祖。四世祖韩乂宾而上,皆葬博陆。韩乂宾仕唐,为成德军节度判官检校左庶子。五世高祖韩昌辞年29而亡,葬赵州赞皇县太平乡北马村。六世曾祖韩璆,为广晋府永济令,累赠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齐国公。祖父(七世)韩构,仕宋朝为太子中允,累赠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燕国公,迁居相州安阳县。父亲(八世)韩国华,终右谏议大夫,为世名臣,国史有传,累赠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魏国公。
    关于韩琦的出生地,《泉州府志》人物志▪宦官卷记载,“韩琦出生于泉州北楼生韩处(现为泉州文管会立碑保护)”对此,福建省泉州市广为传播。
    据泉州说,宋真宗景德年间(10041007年),河南人韩国华出知泉州。有一年,韩府榕树上忽然开出了美丽的班枝花(即木棉花),婢女连理惊喜地向主人禀报“榕树生斑枝”。韩国华认为这是天降儿子的征兆,便纳连理为妾。但连理受正室朱氏虐待,怀孕离家出走,在一庙旁生下儿子。还传说生下韩琦时,连理身下石头浸了血污变成红色。后儿子被韩府仆人送回韩府,连理愤而出家。韩琦长大后金榜题名,回乡与生母相认,母子团圆。韩琦一生历经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出为将,入为相,封魏国公。后人编写了戏剧《班枝记》,《韩国华》,芗剧《连理生韩琦》则上演最多。
    数千年来,泉州像韩琦这样出将入相的人物极少。为了纪念他,泉州人雕刻韩琦石像于其府中,还在他出生地建了一座“生韩宫”,门额上的花岗岩石匾刻有“生韩古地”。现在,“生韩宫”遗址为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舍。19846月,泉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立了一块“韩琦出生地”石碑。
    2000年在泉州府城隍庙东侧出土了两方石刻——《泉州知州韩国华像赞题跋》、《忠献王韩琦像赞题跋》,以及生韩宫的匾额“生韩古地”,存于泉州建筑博物馆。
    令人称奇的,不少人考证,“宋氏三姐妹”宋霭龄、宋庆龄和宋美龄是韩琦的后代。
      据于醒民、唐继无、高瑞泉《宋氏家族第一人》(北方文艺出版社1986年第一版)记载,宋氏姐妹的祖父名叫韩鸿翼,远祖为宋朝宰相韩琦。南宋宁宗年间(公元1197年),韩琦的后代韩显卿为躲避北方战乱,携宗谱渡海,移居海南文昌,成为“韩氏渡琼(海南)”第一始祖。宋氏家族的高祖韩儒循是韩显卿20世孙,以下依次为曾祖韩锦彝、祖父韩鸿翼父亲宋(韩)嘉树。从海南一世祖韩显卿到宋氏三姐妹为二十四世,从始祖韩国华、始祖母连理到宋氏三姐妹为三十世。
    宋氏三姐妹的父亲宋嘉树,字耀如,原名韩教准,是韩琦的二十八世孙。宋耀如的父亲韩鸿翼是个农民,家境贫苦。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宋耀如在古路园村诞生,家里共有3个儿子。9岁时,宋耀如随着哥哥到东印度群岛(今印尼)爪哇谋生,14岁时,遇到在美国波斯顿做丝绸和茶叶生意的姓宋的舅父,过继给舅父儿子,于是改姓宋。
    宋氏家族的先人渡海到海南岛后,开始定居于今文昌市锦山镇。清朝时,这一系住在今文昌市罗豆镇,后迁至文昌市昌洒镇古路园村。
    宋庆龄祖居有房屋两间,那是文昌县贫苦农民所住的旧式老屋,坐西南向东北,有个小庭院及四间横屋。宋庆龄的祖父母韩鸿翼夫妇就是在这间老屋去世的。这个宅子因年久失修而坍塌,后仅存一间。1985年,文昌县政府拨款按原貌重建两间正屋,上悬“宋氏祖居”牌匾。
    在宋氏祖居西北约300米的牛酸树林中,有宋庆龄祖母的坟,墓前有一小块花岗石的墓碑,正中刻“清韩妣王氏之墓”,左下方刻“男政准教准致准孙干丰德丰裕丰立”,碑上的“教准”就是宋庆龄的父亲宋耀如。
    宋耀如的父亲韩鸿翼的墓在文昌市宝芳区大品坡上。现墓地依然完整,墓碑正中刻“韩老讳鸿翼公之坟”,左边刻“古路园村男政准教准致准孙干丰德丰裕丰立”。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8-12-17 18:43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