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01|回复: 0

赵明信:两任大名的北宋宰相韩忠彦——任职大名府的八大名相之八

[复制链接]

939

主题

2

好友

778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1:35
  • 签到天数: 11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18 16:53: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名 于 2017-1-18 17:07 编辑

    两任大名府的北宋宰相韩忠彦

    ——任职大名府的北宋八大名相之八

    作者   赵明信

        韩忠彦(10381109年),字师朴,安阳(今河南省安阳市)人,韩琦长子,宋徽宗朝宰相。开始,靠着父亲,在职掌皇宫建筑、珠宝保存的“将作监”找了一份工作,后来考取进士,当过开封府判官、三司盐铁判官,还出京通判永宁军(治在今河北省蠡县)。召回来任户部判官。在父亲死后守丧结束,到了宋神宗元丰年间,擢天章阁待制、知瀛州(今河北省河间市)。拜礼部尚书,以枢密直学士的身份知定州(今河北省定州市)。宋哲宗元佑年间,召回京城任户部尚书,又提拔为知枢密院事。元佑八年(1093)宋哲宗亲政之后,出京以观文殿学士知真定府,后来知定州。之后,降为资政殿学士,改知大名府。宋徽宗即位,以吏部尚书召拜门下侍郎。几个月后,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进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封仪国公。后来,以观文殿大学士知大名府,接着又贬为磁州团练副使。
        南宋宝庆二年(1226年),宋理宗命绘韩忠彦像于昭勋崇德阁,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历史上很多人都称赞韩忠彦是忠厚正直的君子,南宋高宗赵构赞扬他“纯诚端亮,始终如一”。北宋朋党之争的旋涡肆意地把他推上拉下,让他三次大升大落,但他忠诚地继承其父韩琦的政治思想和道德质量,始终如一,不改初衷。在哲宗、徽宗两朝,他成了“元祐党”的标识性人物。
    北宋王朝在中国历代封建社会中,政治是最开明的。开国皇帝赵匡胤既有不杀大臣的家
    诏,又有抑武重文的主张。在文治主义的背景下 ,一大批杰出文人政治家脱颖而出,他们或鞠躬尽瘁,或刚直不阿,或清介重厚,或勇于改革,在历史上都留下千古英名。但是由于历史局限,再加上每个人地域、出身、个性及政治主张不同,在不同的时期这些人就分为不同的派别。派别之间时常发生争斗,从而形成了北宋历史上独具特色的朋党之争。北宋最早的“朋党”之争 发生于宋真宗时期。宋真宗死后仁宗即位,刘太后垂帘听政,丁谓独霸朝政,借机将李迪、寇准诬蔑为“朋党”。这是北宋历史上第一次朋党之争。也是“朋党”一词首次在朝廷使用。第二次朋党之争发生在宋仁宗时期。最后,以宰相吕夷简为代表的“旧党”,战胜了改革派人物范仲淹为代表的“新党”。欧阳修为范仲淹辩护的著名篇章《朋党论》产生于此。到了宋神宗时期,发生了第三次大的朋党之争。宋神宗熙宁年间,围绕王安石变法,发生了一场北宋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斗争最为激烈的朋党之争。枢密使文彦博、副宰相冯京、退居洛阳的司马光、在外的旧相富弼,再加上曹太后、高太后外戚力量群起攻之。宋神宗动摇,王安石被罢相,变法走向失败。1085年宋神宗病逝,10岁儿子宋哲宗赵煦继位,建年号元祐。一贯反对变法的高太后垂帘听政,他当即召回司马光为相。司马光执政后立即启用一批保守派官员,史称“元祐党”。凡是王安石颁布的新法一概废除,凡是变法派朝臣一概罢免。王安石、章惇等30人被列为“熙宁奸党”,悉数赶出朝廷。元祐八年(1093年),宋哲宗亲政,以绍述熙宁、元丰为志,第二年把年号改为绍圣,起用章惇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章惇为相之后,重新实行新法,对元祐诸臣大肆报复,生者流窜,死者追贬夺谥,唯恐报复不够。
          韩忠彦的升降,完全决定于新旧两党的斗争形势的变化。在宋神宗初期,已经升至礼部尚书;变法开始之后,让他出京,以枢密直学士的身份去知定州。变法失败,宣仁高皇后在宋哲宗元祐年间垂帘听政,把他召回京城任户部尚书,又提拔为知枢密院事,成为最高军事长官。宋哲宗亲政之后,既贬又放,以观文殿学士知真定府,又改为知定州。之后,再降为资政殿学士,改知大名府。
        元符三年(1100年)正月,宋哲宗病逝,皇太后向氏(宋神宗皇后)力排宰相章惇之议,拥立端王赵佶为帝,是为宋徽宗。开始,向氏认为赵佶已经年长,要把朝政全部交出。赵佶苦苦哀求,向氏一度临朝听政。此时,受向太后的影响,朝廷倒向旧党。宋徽宗表现出了一位有为君主的架势。下诏让天下百姓批评朝政、提供建议,严惩奸臣、驱逐邪恶,大量任用忠直之士。宋徽宗即位一个月就果断地任命大名府知府韩忠彦为吏部尚书,真定府知府李清臣为礼部尚书,右正言黄履为资政殿大学士兼侍读。这三人均为人正直,朝野有口皆碑,被任命的消息一出,民众欢呼雀跃,都认为徽宗用人取舍合乎公义。过了3个月,(元符三年)四月,韩忠彦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当了右相;没过半年,这年十月,进左仆射兼门下侍郎,成了首相。
           章惇当宰相时,专门设立了编类臣僚章疏局,把元丰八年五月至元祐九年四月臣僚所上奏疏分类编排,找出不利于新政的,指控他们为诽谤罪进行处罚,并编集在案,五年中已“编写一千九百册”。韩忠彦建言请求撤除,宋徽宗采纳了他的意见,立即下令撤销了“编类局”。
    韩忠彦积极回应宋徽宗诏书的号召,提出广仁思、开言路、去疑似、戒用兵四条建议,深受徽宗赞许。从此忠直敢言之士,不断得到提拔重用。徽宗还听从韩忠彦的建议,召回元佑诸臣。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虽为旷世奇才,却始终为小人所阻,获罪降官,被贬。徽宗赦免其罪,让他任成都玉局观提举,迁居常州(今江苏省常州市)。
       经韩忠彦倡议,宋徽宗下令对已故的元祐党人文彦博、吕大防、刘挚、、司马光、吕公着等33人,给予追认恢复官职。宋哲宗的第一位皇后孟氏是支持旧党的高太皇太后与向太后所立,高太皇太后去世后不久,宋哲宗要极力摆脱这位祖母的阴影,听信刘婕妤的诬陷,废掉了孟氏后位,酿成冤狱。韩忠彦在向太后的支持下,要求为孟氏恢复名誉,孟氏遂被复位。这些积重难返的公案,徽宗都一一予以解决,恢复了社会公道与正气,受到朝野的一致称赞。
       韩忠彦为左相时,右相曾布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同父异母弟弟,身材矮小。韩忠彦身材魁梧高大,他们一高一矮的反差常常让人哑然失笑,于是,“龟鹤宰相”的绰号不胫而走。韩忠彦忠直敢言,但他没有注意到当时北宋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更没有解决的对策,这一定是宋徽宗最不满意的。曾布身材矮小但力挺王安石新法,他必然以此作为解决国库空虚的对策。这样,在宋徽宗的眼里,曾布便高大起来,而韩忠彦却越来越矮小了。
       王安石变法的历史积案是宋徽宗最难以处理的问题。一开始,宋徽宗把元丰、元佑两党说成半斤八两:不管是攻击元丰之党还是元之党(指反对办法的元佑党),均不是忠诚为国,而是为了一己之私。于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十月向全国颁布诏书称:“朕对于军国一政、用人标准,没有元丰、元的区别。”一个月后,还改年号为建中靖国。所谓“中”,就是在两党之间不偏不倚。
          然而,宋徽宗很快从杭州召回了蔡京,向太后逝世,政治气候大变。蔡京一回来,就把韩忠彦排挤出京,以观文殿大学士知大名府。
       宋徽宗摘下公正中允的面纱,把年号由“建中靖国”改为“崇宁”,表示推崇宋神宗熙宁年间的政治。蔡京当上宰相,命令禁止旧党法制,设置了讲议司,专门研究恢复新法的具体办法和措施。以行新政为大棒变本加厉地打击司马光同道,排除异己,将司马光等共计120人包括所有不对他阿谀奉承的人打成“元党人”,请徽宗御笔书名于石上,竖立在端礼门外,名为党人碑。朝廷下诏,禁止元学术以及其他邪说推行,非圣贤之书实行“文禁”。这是宋朝政治最黑暗的时期,忌讳重重,文人动辄犯讳。当时州县学校考试,不论文章做得如何,先看是否犯了忌讳。“休兵息民”、“节用以丰财”、“罢不及之役”、“清入仕之流”这一类语辞也入了破禁之列,原因是口气与元党人相似,近乎是对熙宁新法的指责。崇宁二年(1103年)三月,诏命党人子弟不许入京。四月,命令销毁范祖禹所着《唐鉴》以及三苏(轼、辙及其父苏洵)、黄庭坚、秦观的文集。元学术主要指周敦颐、二程等人的经学,因此被抨击为“专以诡异聋瞽愚谷”的程颐也被除掉秘书省校书郎授崇政殿说书的官名。八月,蔡京又亲自用大字书写党人名字,颁于郡县,刻石成大碑,立于监司、长吏厅中。
       对于韩忠彦,从朝廷赶到大名并不算了事,继续查找他的罪过。宋徽宗即位之初,韩忠彦在向太后的支持下,要求为宋哲宗的被废皇后孟氏恢复名誉,孟氏遂被复位。这件事成为韩忠彦之罪,再把他降为太中大夫,离开北京大名府,去怀州(今河南省焦作市)居住。接着,又想到韩忠彦在宋哲宗时提出过为爱惜民力而不要与羌人夺取地盘,当了宰相也不收复湟州(今青海省乐都县)。这个罪也不小,于是贬为崇信军(治在今湖北省随州市)节度副使,济州(今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居住。崇宁二年(1103年),知河州兼洮西安抚王厚、监军童贯统军10万进攻吐蕃,夺回了湟、鄯二州(皆在今青海省乐都县境内)。这样,治韩忠彦的罪更有理由了,又贬为磁州(今河北省磁县)团练副使。至此,宋徽宗也感到太过分了,给韩忠彦恢复了太中大夫的头衔。韩忠彦一再要求退休,宋徽宗大观三年(1009年)二月,以宣奉大夫身份退休,同年八月在相州(今河南省安阳市)家中去世,虚岁72,谥文定。
       韩忠彦第一次在大名是宋哲宗绍圣三年(1096年)八月——宋哲宗元符三年(1100年)二月。韩忠彦到任之前,河北东路提点刑狱李仲主持开修御河,引御河入北京城,穿城而出。元符二年(1099年)春旱,挖开御河引水,北京水满城郭,居民、仓库皆被害。人们更担心的,如果不把开修的这段御河堵塞,黄河一旦发水,就会入御河而对北京大名府造成灭顶之灾。但是,因御河乃李仲所开,谁也不敢说话。六月二十八日,黄河从内黄决口,北京城危在旦夕。七月四日,韩忠彦上疏奏报:“黄河大决,府界县镇多已冲淹,大名府西即是北流故道,水势渐近府城,人心日夕忧惶。御河若不闭塞,黄河将直注入城,请令李仲用所得修新河钱物,尽快修筑。”宋徽宗诏令大名府与李仲修筑城西之上下惬山,不得低于未开修御河以前的大堤。随后,诏令水部员外郎曾孝广赴河北路安排治河事宜,北京城侥幸得保。这次河北水灾不但对城外百姓造成很大灾难,北京城墙也有损坏。从闰九月开始,招募饥民和无家可归的流民,又加上军队士兵,达2万人修北京大名府城。
    宋徽宗崇宁元年(1102年)五月六日,韩忠彦以观文殿大学士知大名府。九月十五日,把他降为太中大夫,随后离开了大名府。
          此后不久,金兵南侵,大名府结束了北宋陪都的历史。

                                        (2016-11-11)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8-8-15 12:5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