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春秋 - 名府文化,古都丰韵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回复: 0

浅谈魏州和大名府的不可分割关系

[复制链接]

956

主题

2

好友

79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3 06: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2-3 07:09: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名 于 2018-12-3 07:13 编辑


    浅谈魏州和大名府的不可分割关系
                                                                      王 拯


            大名成为黄河以北的地区行政中心长达1700余年,是从三国曹魏黄初二年(221)划魏郡东部为阳平郡,治元城县(今大名县的一部分)开始的,结束于民国26年(1937)河北省第十六督察区的政府所在地大名城被日本侵略军攻占。在这1700余年中,最辉煌的时期无疑是唐朝五代时期的魏州和北宋至清朝初期的大名府。作为都府大邑,这一时期的魏州或大名府的影响力是全国遐迩,乃至四海闻名的。
        但是,除了专门研究历史或熟悉这段史志的专家学者外,很多人习惯将魏州和大名府分割开来,理所当然地认为魏州是魏州,大名府是大名府,二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甚至闹出魏州就是今天的魏县,大名府就是今天的大名县一类的笑话。这是十分不应该的,说明我们的理论研究成果没有深入浅出地传导给大众,从而让更多的人们了解魏州和大名府的真实面目。
        笔者认为:魏州和大名府是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是同一个区域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名称,而不是两个不同的区域和不同的概念。可以从名称的由来、共同的治所、管辖的区域范围、在朝廷上的影响力、出现的重要历史人物,以及所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等方面来佐证。魏州就是大名府,大名府就是魏州,魏州是大名府的曾用名,大名府是魏州影响力的发展和延伸,而不是什么割裂开来的两个不同概念。在《二十四史》中,在唐朝晚期和五代时期,有时将魏州和大名府合称为魏府,直接证明了魏州和大名府的不可分割关系。
        首先,从地名来源上讲,魏州和大名府密不可分


        “大名”一词出自《史记》卷四十四,据《史记.魏世家第十四》记载:“(晋)献公十六年,赵夙为御,毕万为右,以伐霍、耿、魏,灭之。以耿封赵夙,以魏封毕万,为大夫。卜偃曰:“毕万之后必大矣,万,满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开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命之大,以从满数,其必有众。”由此可以看出,“大名”来源于“魏”,而“魏”的本义就是“大名”,“魏”就是大名,大名就是“魏”,二者是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而州和府则是同一级行政机构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名称,更是密不可分。自秦代确立郡县制以后,郡县制作为我国古代最稳定的一个基层行政建制,实行了2000多年。但我们的国家毕竟幅员辽阔,而且人口众多,中华民族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又发明了州、郡、府制,在县之上,在国家、省之下,一直是二级管理机构。州郡在唐代比较突出。到了宋代以后,一直到明清时期,叫府。也就是说:“州”“郡”“府”在行政区划上都是同一个层级,只不过在不同朝代,甚至同一个朝代的不同时期叫法不同而已。从以上两个方面可以得出结论,魏州和大名府完全可以画等号,而不能划顿号、逗号、分号或其他的任何标点符号,否则就会让人们画问号、画感叹号了,其义不言自明。

        其次,从治所上讲,魏州和大名府的治所始终如一
        北周静帝大象二年(580)八月,分相州东部昌乐郡置魏州时,魏州的治所就设在贵乡县孔思集寺,也就是今天的大名县大街镇魏州村、双台村一带。此后,不管魏州的名称如何变化,管辖范围如何伸缩,但其治所一直未变。五代后期,特别是宋代的大名府治所是在魏州城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更没有迁移到其他任何地方,一直就在今天的大名县大街镇魏州村、双台村一带。直到明建文三年(1401),一场大水将大名府城湮没于地下,大名府城才迁移至艾家口镇,也就是今天的大名县大名镇,但也始终没有超出今天大名县的行政管辖范围。也就是说:无论是隋唐五代时期赫赫有名的魏州,还是因一部《水浒》传天下而闻名遐迩的大名府,直至1937年11月日本侵略军攻占大名城前,其治所一直就在今天的大名县境内,始终如一。治所始终如一的行政机构,又怎么能人为地分裂为两个不同的概念,魏州和大名府密不可分在此进一步得到了证明。
        第三,从管辖范围上讲,魏州和大名府基本相同或相近
        北周大象二年(580)八月初设魏州时,辖十四县:贵乡县、元城县、洹水县、魏县、莘县、顿丘县、观城县、临黄县、武阳县、武水县、馆陶县、堂邑县、冠氏县、聊城县;唐武德四年,辖十三县:贵乡县、昌乐县、元城县、莘县、武阳县、临黄县、观城县、顿丘县、繁水县、魏县、冠氏县、馆陶县、漳阴县。唐朝晚期,辖十四县:贵乡县、元城县、昌乐县、莘县、临河县、朝城县、洹水县、魏县、成安县、冠氏县、馆陶县、内黄县、宗城县、永济县。
        宋代,大名府辖十二县:元城县、大名县、莘县、内黄县、成安县、魏县、馆陶县、临清县、夏津县、清平县、冠氏县、宗城县。明代,大名府辖十县一州:元城县、大名县、南乐县、内黄县、魏县、清丰县、滑县、浚县、长垣县、东明县,开州。清初,大名府仍辖十县一州:元城县、大名县、南乐县、内黄县、魏县、清丰县、滑县、浚县、长垣县、东明县,开州。清雍正三年,改拨三县属于河南,其中内黄县改属彰德府,滑县、浚县改隶卫辉府。乾隆二十三年,裁魏县入大名县和元城县,这样,清代的大名府就只剩下了六县一州:元城县、大名县、南乐县、清丰县、长垣县、东明县,开州。
        期间,县与县之间分合与改隶不可避免,但无论怎么分合与改隶,也不管是哪个朝代的魏州或大名府,其管辖范围基本上都是今冀鲁豫交界区域的部分县,也就是说,管辖范围基本相同或相近,再一次证明了魏州与大名府的密不可分。
        第四,从政治影响上讲,魏州和大名府同样重要
        唐朝晚期和五代时期的魏州,不仅是做为一个地级行政机构而存在,而是省级以上行政机构的治所,乃至国都、陪都。魏州不仅是唐朝晚期河北道采访使(天下共分十道)、魏州大都督府和魏博节度使的治所,还是五代时期后唐的国都(东京兴唐府)和后唐、后晋、后汉的陪都(邺都兴唐府、邺都广晋府、邺都大名府);而在宋代以后的大名府,北宋庆历二年建大名府为北京,时称北京大名府(陪都)。南宋时期则为金朝伪齐政权的都城和陪都,明代,大名府属于畿辅之地。清初,大名府为直隶河南山东三省总督府的治所,直隶巡抚的治所,时称直隶省第一省会。由此可以看出,魏州和大名府的政治影响同样重要。
        第五,从城建上讲,魏州和大名府都是全国特大城市
        魏州和大名府都是当时的特大城市。这从《二十四史》中和记载可以查到确切的依据。据《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一卷记载:“唐中和三年(883),(魏博节度使乐)彦祯志满骄大,动多不法。一旦征六州之众,板筑罗城,约河门旧堤,周八十里,月余而毕。当时的魏州城,分内城、中城、外城三道城墙。皇城即王城,也称内城。建有武德殿、文思殿、画堂和寝殿。皇城四周有四个城门,为东、南、西、北门。罗城亦叫中城,周长40里,有南砖门、观音门、橙槽门、冠氏门、朝城门等五个门。大城也叫外城,周长80里,有南砖门、观音门、北河门、魏县门、冠氏门、朝城门、上斗门、下斗门。后唐庄宗李存勖将武德殿改为视政殿,文思殿改为崇德殿,画堂改为天清殿,寝殿改为乾福殿;皇城南门为乾明门,北门为元德门,东门为万春门,西门为千秋门。三道城墙修得宏伟壮观。后晋高祖天福七年夏四月乙丑,敕改邺都皇城、罗城及大城诸门:改宣明门为朱凤门,武德殿为视政殿,文思殿为崇德殿,画堂为天清殿,寝殿为乾福殿,其门悉从殿名。皇城南门为乾明门,北门为元德门,东门为万春门,西门为千秋门。罗城南砖门为广运门,观音门为金明门,橙糟门为清景门,冠氏门为永芳门,朝城门为景风门。大城南门为昭明门,观音门为广义门,北河门为靖安门,魏县门为应福门,冠氏门为迎春门,朝城门为兴仁门,上斗门为延清门,下斗门为通运门。”唐朝天宝年间,魏州辖区共有户十五万一千五百九十六,口一百一十万九千八百七十。
        据《宋史》卷八十五.志第三十八记载:宋代北京大名府分宫城和京城,宫城周长三里一百九十八步,原为宋真宗驻跸行宫。城南三门:中为顺豫门,东为省风门,西为展义门。东一门,为东安门。西一门,为西安门。顺豫门内东西各一门,为左、右保成门。次北班瑞殿,殿前东西门二:东为凝祥门,西为丽泽门。殿东南时巡殿门,次北时巡殿,次靖方殿,次庆宁殿。时巡殿前东西门二:东为景清门,西为景和门。京城周长四十八里二百零六步,门十七,南面有三道门,名为南河、南砖、鼓角门;北面两门,名为北河和北砖门;东面两门,为冠氏和朝城门;西面两门,为魏县和观音门;还有上水关和下水关。
        由此规模可以看出,无论是唐代的魏州城,还是宋代的大名府城,都可以说是当时的特大城市。而且这两座特大城市的位置都在同一块地域,即今天的大名县大街镇魏州村、双台村、御营村一带。只不过时间有先有后,城池有大有小而已!在同一块地域上建设的特大城市,又怎么能是两个不同的地方呢?更别说在这同一块地域上载入史册和志书大人物了,如:魏州时期的狄仁杰、郭元振、田弘正、李白、高适,宋代大名府时期的寇准、潘美、包拯、欧阳修、苏辙等历史名人了。
    从以上五个方面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魏州和大名府是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研究魏州(大名府)文化、开发大名府历史文化资源必须整体化、系统化,进而推动文化研究和资源工作不断向纵深发展。
        以上只是本人的一孔之见,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撰于2018年10月26日,改于12月3日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版|Archiver|魏州文化研究会|大名春秋 ( 京ICP备12041662号 )  

    GMT+8, 2018-12-17 18:42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